剪刀石头布

最近给两岁的女儿看日本育儿杂志的DVD,看到一个短片是:两个孩子争着骑木马,这时一个大人过来了,说我来帮你们解决。如果是中国人的话,最大的可能是稳住比较大的那个,劝他说:让着点儿小弟弟么。可日本人不是,拉开两个孩子,让他们来剪刀石头布,谁赢了谁先玩儿。看了之后觉得这文化差异还是挺大的。

在日本你很少会看到人争抢,但也很少会看到人谦让。对他们来说,很自然的一个仲裁方式就是“剪刀石头布”。玩儿足球的时候谁当守门员?没人“发扬风格”说我来,很默契的大家围个圈,剪刀石头布来定顺序。东西分到最后一个却剩下两个人,没人说“你来吧”,很习惯的伸出手,剪刀石头布。

刚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儿不习惯,想用这小孩子的把戏来定输赢,多伤感情啊,所以经常主动谦让。可现在明白了,这是日本人从小被教育的一个公平竞争的方式,也不用抢,也不用让,赢了的人高高兴兴但也没什么得意的,输了的人虽不愉快但也没脾气。看起来似乎缺少“人情味儿”,但比起我们的社会,这样就少了很多需要你绞尽脑汁去顾虑的复杂关系,生活也就变得简单快乐了许多,不是么?

剪刀石头布看起来简单,但其实是很难耍诈的一个手段。这就相当于一个法律一样,大家都理解承认这个规矩,同时认同和遵守输赢的结果。这就叫“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吧,这个意识就这么潜移默化地教给孩子,也就成为了日本社会的一个习惯和文化。

宪法第二十四条

国家通过普及理想教育、道德教育、文化教育、纪律和法制教育,通过在城乡不同范围的群众中制定和执行各种守则、公约,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

国家提倡爱祖国、爱人民、爱劳动、爱科学、爱社会主义的公德,在人民中进行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国际主义、共产主义的教育,进行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教育,反对资本主义的、封建主义的和其他的腐朽思想。

突然想看看宪法的这段表述是因为在Quotes of the Day看到了一句出自“马丁路德金”的话

It may be true that the law cannot make a man love me, but it can stop him from lynching me, and I think that's pretty important.

单反相机为什么基本都是黑色的

Kakaku.com是日本一个比较早,也比较全的网上购物价格参考网站。对每个商品,都有用户留言的功能,对网上购买东西很有参考意义。最近经常看SONY DSLR-A700的帖子,今天看到有人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很多人跟帖,很好玩。

为什么数码单反相机基本上都是黑色的呢?象汽车啊,便携数码相机啊都有那么多彩的变化,为什么单反不能更Colorful一点呢?哪怕是有换壳的服务也好啊。

网友们的回答也有很多角度,我试着整理一下:
  1. 单反相机不同于便携相机,因为倾向于专业摄影,对成像就比较挑剔,所以要选择反光最小的颜色和素材做机身。这在拍摄水面等有反光性质的对象时有些影响。有的甚至把镜头边边上白色的50mm/1.4F这样的刻字都用黑笔涂上了。
  2. 最初,使用相机的大多数是记者,狗仔队或者战地记者显然不希望自己的相机亮晶晶的,于是黑色就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主流。
  3. 黑色是最容易搭配的颜色,不张扬,不显眼,可以配其他颜色的镜头或者附件,还可以适合各种场合。比如你要拍摄葬礼的照片,总不会拿个红色的去吧。更极端的认为,A700上那个橘红色的阿尔法商标都不适合在葬礼上出现。
  4. 以前相机有很多采用银色,但随着发展就都变成黑色了。看来是厂商统计黑色更有市场,那么为了降低成本就索性放弃其他颜色。所以,即使是索尼这种善于设计的公司也会老老实实做黑色机身。市场经济啊。
  5. 黑机身也有弱点,就是在夏天晴天容易使机身升温,这对以前的胶卷相机来讲尤其是一个弊端。
虽然上述有些是猜测,但也蛮有道理的。很多看起来太明显的东西其实都是有理由的啊。想起了以前看过一个文章说现在的铁路两条轨道的间距是和马的屁股的宽度有历史上的关系的,呵呵。

猪的生活

看到这么一篇文章《从“保研猪”的称谓看教育浪费》,才知道现在有这么一句话:“保研——猪的生活,找工作——狗的生活,考研——猪狗不如的生活”。不禁让我想起了十年前我那猪一样的生活。


十年前,考研已经开始热了,但恐怕比现在的形势还要好些?看到同寝室有些立志考研的兄弟们那“猪狗不如的生活”,真是觉得自己挺幸运的,我是属于那种耍小聪明的,高考都没让我紧张起来过。如果真让我去过那独木桥,我恐怕挺不下来啊。正象“保研猪”一文说的那样,保研的消息一定下来,我就开始了猪的生活。

凑钱装了电脑(奔腾MMX,16M内存,2G硬盘,14寸显示器),然后开始了我反复安装Windows和格式化的日子。系统正常工作的时间里我还是能学一点东西的,现在用来维生的Matlab和C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入门的,这里要稍微感谢一下哈工大门前的“教化广场”里卖的盗版软件。和几乎所有学生寝室的电脑一样,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用来打游戏的,一群人围着个小显示器大呼小叫,直到突然屏幕一黑才想起来已经到了熄灯的时间。那个时候几乎每天下午都出去踢足球,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身体真的是棒啊,那个时候的体重还能回去,体格可是永远也恢复不到了。还剩下些时间好像用来谈恋爱了。

我的那段猪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好吃懒做,只是把精力都放在了别的地方,学过的东西也就都忘的差不多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上了硕士之后突然觉得课程跟不上,近一年的猪的生活带给人的是极大的惯性,似乎如何努力也无法回到以前的状态。于是,我从被保研的“优等生”沦落到系里研究生成绩的倒数,而恰恰在亮黄牌之前,我大学前三年的成绩又一次救了我,我被发配到了日本。到了日本后就再没有猪的生活了,真的过了大半年猪狗不如的生活后才有了现在的一切的基础。

所以保研是好事也是坏事,关键看学生如何利用别人没有的那段自由的时间,要知道“自由”在中国的学校里是多么值得珍惜的一件事情啊。我就属于那种没有好好利用的,所以我的很多基础知识照那个考过研复过习的学生要薄弱很多。这么看奋斗考研的“猪狗不如”的生活也不是那么悲惨,因为它给了你一个再次深入学习的机会和动力,日后是会派上用场的。

“猪狗不如”的日子谁恐怕都要过过,只不过是早和晚而已。

《最后的贵族》日文译本出版

三年以前读了港版的《最后的贵族》,今天知道这本书的日文版于上个月由中国书店出版了。日文的标题很直白,是《嵐を生きた中国知識人》,意思就是:暴风雨中的中国知识分子。


产经新闻》的中国总局驻京记者福岛香织在她的文中说为告知日文译本出版,近日刚刚与原著者章怡和老人见过面。谈到:在胡锦涛的十七大报告中“民主”一词出现了60余次,可胡锦涛的民主与令尊倡导的民主不太一样吧。章怡和笑答:家父等知识分子们主张的民主、老百姓希望的民主、党代表大会政治报告中写到的民主、实际上胡锦涛政权能做到的民主。在中国由四种民主,含义全都不同,而且其差别还不小呢。(由日文翻译,与原话必有出入)

[DEMOCRACY] a system of government by the whole population or all the eligible members of a state, typically through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民主] 1−その国の主権が国民にあること。2−人間の自由や平等を尊重すること。

新Banner

今天去“上贺茂神社”本是要看红叶,结果该红的还全是绿色的呢。不过满地的黄色落叶倒是也让人赶到瑟瑟秋色,路上的“北山通”和“白川通”两条路中间都有见黄的树,前面的车卷起落叶飞舞,让人想起那种陪着古典音乐的汽车广告。


红叶没看到但一家逛的也很尽兴,特别是芊芊,在草地上一直追鸽子,后来把鸽子追烦了飞到小溪的另一面才作罢。这一阵子是日本小朋友“七五三”的时节(日本的传统习惯,每年11月15日前后,五岁的男孩子和三岁七岁的女孩子都要穿着日本的传统服装去神社或者寺庙去纪念一下),有好多带盛装的孩子来照相的。神社的门口还圈着一匹白马,号称神马,实际上就是“贺茂赛马”的一匹竞马吧。还买了一盘胡萝卜让芊芊喂了一下。

这匹马长得很帅,留了个影,回来处理了一下做本站的标题图片,同时把配色也变成了黑色调。

Leopard安装……搞定

自问自答。前天安装Leopard出现找不到硬盘的情况,很是沮丧了一阵,以为要为安装Leopard花费很大的代价。后来找啊找啊,到底还是在Apple的用户支持那里找到了答案(原文)。解决方案就一个字:等。Apple说安装程序需要在后台检查硬盘,而且并没有进度指示,所以会给用户造成找不到硬盘的误会。硬盘越大,检查时间越长。检查通过了之后盘符就会出来了。

于是昨天晚上我就在指定安装目的盘符的空白界面那里等啊等,等了10分钟也没出来,跟老婆孩子出去散步买东西花了一个小时后回来看,硬盘已经在那里等待我的选择了。它等了我多长时间我也不知道,反正如果有人有类似的情况,别着急,等,耐心地等,总会出来滴。


升级完成后,所有Tiger的东西都在,设定也全部保留着,目前还没有发现哪个程序有不兼容的情况。首先是直观上觉得带有Cover Flow的Finder和QuickLook确实是太舒服了。特别是对于要浏览大量PDF文件的时候,大大的提高了工作效率。还有Mail和iCal的整合也很方便,可以直接在Mail的联络中向iCal里面添加任务。这些都是我正需要的。宣传的超过300个新功能还要慢慢的体验。

Leopad安装……不上

今天拿到了研究室买的Leopard(Mac OS X 10.5),异常兴奋啊,马上备份数据准备安装。

插入光盘,输入密码,重新启动,选择语言,同意协议,然后到了选择安装目的盘符的界面。可是,在我的这台Macbook Pro上却看不见本机的硬盘,没有选择,不能继续,定制安装按钮也是灰色的,唯一能做的就是重新启动。试了几次都是如此。检索了一下说不是GUID格式的硬盘可能会有这样的问题,可我在DiskUtility那里确认硬盘是GUID的分区。郁闷中……

有没有高人告诉我这是为啥啊?

Ten Simple Rules系列

PLoS Computational Biology从2005年起哩哩啦啦地在Editorial里搞了个Ten Simple Rules for ...系列文章。最新的一期中总结的是Hamming(前贝尔实验室科学家)于1987年在Bell Communications Research Colloquia Series的演讲“You and your research”。总结出了十条做最出色的研究的“简单”法则

  1. Drop Modesty (别装孙子)
  2. Prepare Your Mide (时刻准备着)
  3. Age Is Important (出名要趁早)
  4. Brains Are Not Enough, You Also Need Courage (不止要艺高,还要人胆大)
  5. Make the Best of Your Working Conditions (因地制宜)
  6. Work Hard and Effectively (努力工作,事半功倍)
  7. Believe and Doubt Your Hypothesis at the Same Time (对你的假设既要坚信也要怀疑)
  8. Work on the Important Problems in Your Field (做弄潮儿)
  9. Be Committed to Your Problem (鞠躬尽瘁)
  10. Leave Your Door Open (开门办公)
每一条都有简单的说明,有兴趣的可以去网站看全文。因为PLoS的期刊都是全文免费开放的,这里就不贴全文了。其他几个Ten Simple Rules for ...的文章是:
看吧,几乎覆盖了作为一个研究者的所有方面了。每10条都看起来很Simple,可能否做到极致才是关键。

Tiler:一个打印海报的小软件

有的时候开会可能不是口头演讲,而是张贴海报(Poster),怎么办?通常有三种方案:

  1. 如果有巨幅打印机,或者有钱可以到专用打印社去打出一大张。优点:可以整幅设计,张贴方便。缺点:不便携带,通常要买一个专门的大筒背着,另外成本比较高。
  2. 就按照口头演讲一样做成一张一张的Slide,然后打印到A4或者A3的纸上,到会场一张张钉上了事。优点:便携,文件的再利用性比较强;缺点:设计受纸张尺寸限制,必须分成一块块的内容,另外给人应付的感觉。
  3. 整张设计,分张打印。这大概可以平衡以上两个方案的优缺点,也是我要介绍的。
如果使用Adobe的Illustrator,可以把打印纸张大小和画板的大小分别设定,这样画板上就会按照纸张大小分成很多小块,打印的时候就会按照纸张的编号输出,也算比较方便。但是如果你习惯使用诸如PowerPoint这样的软件来做,或者因为Illustrator比较昂贵而又坚持不用盗版的原则呢?我因为不用PowerPoint,还真不知道PP有没有类似的功能。

我要介绍一个今天发现的小小软件:Tiler。首先,这是一个Mac OS X的软件,如果你用Windows,就不用再看了。这个小软件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把一个PDF文件随心所欲地打印到n张纸上。无论你是用什么设计Poster,只要输出成一页PDF文件,就可以用Tiler打开然后通过按钮选择打印到多少张纸上,再按打印就OK了。

用Illustrator也好,用Tiler也好,由于打印机的限制,恐怕每页都会有空白边界,这虽然不会造成最终的Poster有空白,但是需要在张贴的时候花点儿工夫把空白盖掉或者裁掉。

支持免费软件。

北京的天

北京,不透明的不只是政府和媒体,还有空气。

时代周刊的驻京记者的BLOG发了一张北京今天的照片:



这这这……,太恐怖了。就像记者提到的,现在还没有到烧煤取暖的季节,到了冬天,只能是更糟。It could be a long winter ....

前几天看新闻说明年奥运会的观察员在北京对北京的大气污染表示担忧,认为这样的状况会对很多户外的,特别是马拉松项目,的运动员产生不好的健康影响。而我们的官方当然是对此评价不以为然,说北京现在的空气已经很好了,每年中达标的日子已经比前几年有所增加了,明年的奥运会前我们会做得更好。哎,共产党还真以为自己是“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啊。到了北京的污染程度,空气透明度就已经不是人说的算的了。气压高,空气流动大的晴朗日子,那算老天开恩,赏你一个可以望远的天;一旦是气压低的时候,准保象照片那样“月朦胧鸟朦胧”。所以,北京统计的那个指数,就是在计算一年中有多少高气压的天气而已,跟空气污染的治理毫无关系。就看明年八月老天赏不赏脸了,要不然就得下戒严令——奥运期间除巴士出租车和领导的车之外都不让上街。

NEC推出新超级计算机

昨天,NEC推出了超过IBM蓝色巨人的世界最快的超级计算机——SX-9。

SX-9使用NEC新开发的102.4G FLOPS的世界最快的CPU,每台超级计算机中搭载16个CPU,运算能力最大可以达到1.6T FLOPS,比上一代产品SX-8要快出13倍。最大可以支持512台超级计算机的并行处理,速度可达839T FLOPS。目前实际使用的最快的“IBM蓝色巨人”的运算速度是281T FLOPS。

同时,新产品的占地面积和耗电量都会降低到从前的四分之一,大大减少了运营费用。

至于价钱么,hoho,最小配置的4CPU型号一台也要1亿5000万日元(约1千万RMB),租用每月要298万日元。

参考链接:

明天豹子出笼

期待已久,明天大概这个时候,Apple就要推出Tiger后的下一代Mac OS X——Leopard



此系统有300个以上的新功能,虽然有些是凑数的,但其中有些确实是炫的很。在苹果的网站有一个导航的动画,尽展其迷人之处。想当年我就是因为看了Jobs在推出Tiger时做的演讲就毅然投入了Mac门下,现在看这个决定是太英明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真的用上这个Leopard啊 ;-(

GMail扩容

一直用GMail集中管理所有Email帐号,离不开了。前几天GMail扩容到3G多,今天发现窜到4G多了。


gmail-over-4g

到京都后才开始使用Dr.MaYue的帐号,不知不觉发现已经都快700Mb了。记得GMail刚刚出来的时候是“划时代”的1G容量,那个时候觉得1G好大好大啊,永远用不完的感觉。可现在看,GMail不扩容的话,还真的是要删除旧信啊。GMail打的旗号就是:永远不用删除邮件。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人真的把GMail给用爆了?

同时,GMail还开放了IMAP的邮件接收协议(对少数用户,我的就没有),虽然我还不清楚这究竟比POP3有什么优势,但应该是一个新技术吧。

参考链接:

小软件:Math Page Generator

今天在Apple的软件页面发现一个挺不错的小软件,叫:Math Page Generator。顾名思义,它是用来自动生成一页数学运算题的工具。

记得前一段时间火过一个人,叫川岛隆太,日本仙台的东北大学教授。他利用fMRI等可以观察脑信号的设备发现大脑在做一些看似很简单的事情的时候却“浪费”大量的脑细胞。比如:简单的加法运算,朗读报纸,都会让大脑内部大范围的兴奋。于是他把他的研究成果用在脑功能衰退的康复上,写了很多本书,还频频上电视,有一段时间电视上经常出现他的身影。

可是如果不买他的书,上哪里去弄那么多加减法运算的题做啊。我以前写过一个及其简单的PHP程序,就是干这个的。(链接

这回推荐的这个小软件可以自动生成一页供打印的试题纸,可以设定难度,除加减乘除外,还有一元一次方程。免费!支持Win / Mac OS / Linux多系统。

相关链接:

科技新闻?

看“谷歌”的咨询,我往往只关心“科技”频道。刚刚科技频道的第一条是:


ZZ21F6830F

链接的是人民网的一篇新闻。怀疑可能是Google的分类系统出了问题,或者,这真是一条科技新闻?

4034/年

话说:

9月27日,中国科学院(CAS)研究生院举行了2007年度的学位授予仪式。当天,共有7220人获得了学位,其中博士4034名,硕士3186名。这个数字是破纪录的。

仪式上,白春礼院长说:这是中国科学院研究生教育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是切实履行胡锦涛总书记培养“一流人才”重要指示的结果,也是中国科学院对国家和地方社会经济建设乃至世界发展重要贡献

以上断章取义自中国科学院主页,链接自JST每日观察

一年4034个博士啊!很惊人的数字啊。我相信中科院出来的博士大多数都是好样的,也承认中科院近年高速的发展是世界瞩目的。但这博士学位是“指示”指出来的么?发了多少学位就做了多大贡献么?怎么听着这个数字成了一项政绩呢!

想起了我们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八九过去后,国家下了指示,要在大学中大力发展党员,积极开展组织活动。于是到了毕业的时候,班上“积极分子”都没有掉队的,“不积极分子”很多也出于各种考虑被争取进去了。这就是在政策的推动下造成了某个人群的扩大的最好的例子。

学位也是一样,国务院一张纸,本科生膨胀,几年后硕士生膨胀,现在以及到博士了,而且这个大气球还要继续吹。最近王鸿飞博士的Blog上的一篇《99%的博士和博导不合格》的文章引起不小的争论。其实真的没什么可争的,就像我上篇诺贝尔奖一文中说的一样,数量永远不会是“一流”的标准,质量才是。拿数字破纪录当成改革的成就,就永远不会有实质的改革。

今天早上看TIME的一个表现中国内蒙古乳业高速发展的Photo Essay,有这么一张照片(蒙牛乳业的工厂)很好玩:


头一次看到,原来现代化的牛奶工厂是这么让牛出奶的。把牛逼成这样出奶是为了满足中国人民日益增长的牛奶牛肉的需要,可这么急着出学位是为了满足谁的需要啊?院长的?胡锦涛总书记的?全世界无产阶级的?白春礼说这是为世界发展做贡献,可世界真的需要中国出那么多博士学位么?

诺贝尔奖与影响因子

诺贝尔奖将在这几天陆续公布,具体时间请看官方网站

前天发布了生理及医学的得主,三个确立了Knock out mouse的方法的英国和美国的教授平分了奖金。巧的是,这三个人全都在去年(2006)Thomson公司发布的最有希望得奖的预测之中。虽然晚了一年,但毕竟还是众望所归。


昨天物理学奖也发布了。由法国和德国的两位年逾七十的教授分享。他们的贡献是:巨磁阻抗Giant Magnetoresistance Effect:(GMR)。这项技术为90年代后期硬盘的高密度化发展提供了原动力。可以说,我们今天可以用电脑来存储大量的电影,音乐,数字照片都要感谢两位老人家。这两个物理学奖获得者也在去年Thomson预测的名单中!所以与其说是巧合,不如承认诺贝尔奖与文章有直接的关系。

从2002年起Thomson按照其掌握的期刊文章引用数据来预测诺贝尔奖。方法是根据文章的“总被引用数”,加上“高影响因子”文章的多少来进行判断。“总引用数”是根据过去20年的数据来对医学,物理和化学每个奖项各选出三个领域,每个领域被引用数的前0.1%。“高影响因子”文章是每年每个领域(共22个领域)的被引用数前200位之内的文章。看似很简单粗暴的方法,却有很高的中的率,到目前为止,共有54人被预计有很大希望,除了今年这五人之外,还有四人成功获奖,可见其预测还是很值得参考的。

这个预测方法中没有被考虑的是“总文章数”。如果考虑这个因素的话,我想中国人的研究者也许还是有机会的,因为我国这些年的激励机制的确催生了不少“写手”。他们的文章列表很长,但越长,说明有越多的资源被浪费掉了。体制,也许就是我们至今也得不到诺贝尔奖的原因之一吧?

日本人一定很高兴,因为今年Thomson发布的2007诺贝尔奖预测的物理一项的三个人中有两个日本人:名城大学的饭岛澄男和东京大学的户塚洋二,所以,估计他们会很期待明年的获奖名单。

参考:SciencePortal News (JST) 10.9 & 10.10 

それぞれに【中 幸介】

那天晚上打开电视,电视预热后音量渐渐扬起,传出的是一个让我心里一动的嗓音,看到一个从来没见过的歌手,这是一首我从没听过的歌曲,是一种从未感受的风格。我的第一反应就是翻开Macbook Pro,打开Google,按照歌词的字幕找这首歌的信息。还好,在歌唱完之前,找到了。歌曲的名字叫:それぞれに,歌手叫:中孝介


开始我以为此人是姓“中孝”名“介”,后来知道是姓“中(Atari)”,名“孝介(Koutsuke)”。不出所料,他是冲绳出身,在冲绳本岛往北的“奄美大岛”,而且出道之后也还住在岛上。查他的信息,会发现一个共同的句子:地上で最も優しい歌声(世上最委婉的歌声),这个评价并不过分,如果加上“之一”就更准确了而已。

中孝介2005年12月出道,真正为人所知就是靠这首2006年3月的这个叫“それぞれに”的细碟。今年7月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个大碟,现在正在积极的宣传中。如果说有一个遗憾,就是他唱的歌曲很少是他自己创作的。

「それぞれに」是一首描写离别的歌,去年三月推出也可能是为了赶毕业生的档。台湾有个翻译叫“各自远扬”。我说多少也不如亲自听一便。如果喜欢,可以去Youtube听到一些其他歌曲,还有光良的《童话》的日语版本呢。

学校的民主和大师的种子

那天收到研究室助教来的群体邮件,说物理系要开协同会议,议题中有一项是关于一个副教授的人事问题。

我不解,便问之是否与我有关系。助教告诉我说,京都大学的物理系有协调会议的制度,所以老师和博士生都是成员,如果我想加入,也可以申请,如果加入了就可以而且是必须去投票。

我惊讶:那博士生可以投票决定系里的人事?

回答是肯定的,博士生可以对教师们筛选出来的最终人选投反对票,如果赞成不过半数,该人选就被否决,然后要重新公开招聘。

哦~,原来还有这种事情。我继续确认,博士生的人数不是比老师要多很多么,生杀大权岂不是落到了学生手里?

——嗯,理论上是吧。但好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否决的倒霉蛋。

我又问,这是京都大学定的制度?

——不,在京都大学里,也只有物理是这么操作的。

京大的物理出过日本第一个诺贝尔奖——汤川秀树,一直在国际上保持着很强的实力,听今天助教这么一说觉得有些释然。中国不是有句话说:一个好的大学不在有大楼,而在有大师。那“大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显然不是,那是种下种子长出来滴。

日本的很多大学也都有保守势力,试图提拔一些自己的亲信,我以前在的那里就是这样。曾经一个教授打算把自己的一个刚刚要拿到硕士学位的学生招成自己的助教,和很多掌权的老教授们不知达成了什么默契,居然在系内就通过了,我当时坚决投了反对票。可是最终还是没有过了学部长的那一关,还要重新招聘和选考,系主任很郁闷,在会议上向大家道歉。

其实造成这种不负责任的人事决定的根本就是缺乏监督,某些当权派一手遮天。如果有象京都大学物理系这样的学生投票制度,相信他们想都不会想。因为博士生们怎么会让一个硕士来当他们的老师呢,显然会成为一个最终通过的障碍。有这样的顾虑的话,教授们也会尽量为自己的决定负责,虽然还是会有人情上的倾向,但至少候选人也要说的过去才有可能。

这种系内的民主,为师资队伍种下了很好的种子,在本来就肥沃的土地上,将来长成大师的机会自然就大了。或许这也是京大物理保持优势的一个原因吧。

在国内的大学和研究机构里,并不怎么重视选择种子。“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道理谁都懂,可是有多少大学愿意等百年呢?反正现在有银两了,直接“引进”长好的树木见效更快,于是就有了大量“大师”在寒暑假回国带队的“盛况”。我们称之:它山之石,可以功玉。孰是孰非,不辨自明。

注:“民主”这个词本是个日语,大约一百年前传入中国,即五四运动时的“德先生”。其词学会了,其义却一直没有掌握。后来被加上了“集中”二字,就变成本土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