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这一年一年地咋好像越来越短呢。啥也没干就快到2009了。

今年假期有点儿长,9天,刚刚过去一小半儿。没有什么出行计划,没有什么购物计划,也没有什么娱乐计划。现在家里没有车,也就不怎么琢磨上哪里凑热闹了。这几天最大的乐趣和奢侈就是睡懒觉,恨不得把2009年的觉都提前睡出来。

我不知道还有什么除了搜索引擎之外的访问,如果你来了,就祝你新年快乐。

当当网购书记

人在海外,最缺的是什么?最开始觉的缺吃的,后来口味变了就不觉得了。一直觉得不够的就是中文的出版物,特别是现在芊芊越来越大,需要的中文故事书什么的远远跟不上,每天晚上睡觉都是用汉语讲日语的绘本,觉得很废脑筋。每次回国都要在行李里面塞好多的书,但很快就看完了,不解渴。后来听人家介绍了当当网,前一段时间仔细地查了查,发现它是提供向海外发货的,只是运费昂贵,要所购图书原价的一半。起初觉得运费挺吓人的,就打算先把书买后发到上海家那里,然后再让老娘给邮寄过来。可是后来一查运费按照重量算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还要折腾一下子,还是直接发过来算了。

网上买书很方便,因为有检索功能,书籍的介绍,读者的评论,为选择提供了很多参考。书的种类也比书店里的要多得多,而且,网上书店打折很厉害,打掉的折扣就当补贴了我的运费了,这么想心里要轻松些。一口气买了几套绘本,几盒拼图,再捎带了一本小说,一共是120多人民币,而书的原价是160多,所以我要付80多的运费。这200多人民币如果在日本,最多买三本书吧。

结账这一关稍微麻烦些。在日本所有的网上购物我都是用信用卡的,没有任何障碍,但也许是因为国内的结算方法和信用度的问题,我在当当提供的“首信易”平台输入了信息之后,当当网还来了一封Email,让我再次提供信用卡的部分信息来进行核对,虽然这种方式的安全系数很低,但我还是回了信。可是等了好多天,我的那份订单还是“等待审核”的状态,于是我给当当网的服务台发了一份询问的邮件。还不错,很快他们就有了回复,说需要我用Email告知信用卡的部分信息后才会通过审核。这显然是他们漏掉了我的上一封回信。没办法,又发了一次。几天之后我再看,发现订单是“已经发货”的状态了。这距离我发出订单已经过了十天。

这之后就是漫长的等待了,因为邮寄是走海运,不是航空。今天,盼望已久的一箱书终于寄到了。翻了翻,书的状态都很好,选得儿童绘本印刷质量和内容都不错,芊芊很喜欢。拼图的质量比较差,没办法,将就了。看包裹上的送货单写着总重量3200克,运费是130.7元!可我只付了80多的运费啊。原来小孩子的书纸张都比较厚,再加上拼图什么的都比一搬的书籍密度大的多,就难怪当当网要赔运费在我这笔订单上了。

这还是我第一次从国内的网上购书,感觉还是蛮合算的,以后再也不用在回国的短暂日程里抽时间逛新华书店了。介绍一下情况和经验,仅供像我一样的海外华人参考。

开始环保生活

经过好久的犹豫,终于下了决断,把汽车废掉,开始环保的生活。

当然,说环保只是让理由更漂亮一点,根本原因还是汽车的利用率已经远远不值为了养它的付出,出于实际,便出此策。其实废车的想法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在德岛的时候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的,因为那时每天上班都要开车,用自行车和巴士的出行是很难的。但是到了京都之后,发现车变成了一条鸡肋。上班走路15分钟,着急的时候就骑自行车;家门口几条巴士线可以到达京都的几个主要地方,车次又很多;骑自行车在方圆三四公里内都不觉得很远,反而可能比开车还要快,还不用考虑停车的问题。用车现在仅仅局限于下雨天去接送芊芊,可这个距离只有500米。

与之相对,养这台车一年的费用是多少呢?停车场每月一万二,保险每年四万左右,车税每年三万五,车检每两年要近十四万吧,不算车的维护维修,汽油,以及车本身的价钱,每个月要花费二万五以上。怎么琢磨怎么觉着亏得慌。

本来还很犹豫,想还是等到12月份年检前后再做决断。可是两周前一不小心出了个不大不小车祸,完全是因为我的疏忽,把一台中年妇女开的沃尔沃给撞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儿,因为有保险公司全权代理,对方也很客气,不怎么操心,但也挺窝火,毕竟开了六年的车头一次出事儿啊!于是考虑到开车还有这个麻烦,索性一跺脚,找了几个公司算了算,就卖了。说是卖,其实就是废掉了,虽然车只跑了七万公里,但是因为是15年前的年式,在日本就只有面对淘汰的命运。对方出的价钱都是按照钢材市场的走向算的。

不够怎么说,以后就是自行车为主,巴士为辅,租车出行,的士救急的原则来生活了。为钱包,为健康,为地球。

微软是个球

Google的浏览器Chrome推出也有些日子了,可是还没有Mac版,但估计有了我也不会用。曾经有几次都常识着使用Safari之外的浏览器,但后来都是转一圈回来了。要说Safari有什么特别的优点也说不上来,这个于人们使用的目的有关,对于我来说,我追求的就是简介,快速,可靠,那就是Safari了。同样使用Safari的朋友,知不知道Cooliris也支持Mac了?不知道就赶快装上试试吧。

想起Chrome是看到了下面这个漫画,很好玩,不知道Google的初衷是不是真的这样想把微软的Windows搓成球。



还想看更多糟蹋微软的么,那苹果的Get a Mac广告是个好去处,最近的这个讽刺微软投资广告大于改进的视频我比较喜欢。

忙啥

因为心系国内学界,在我的NetNewsWire里,除了订阅大量期刊更新之外,还有中科院的新闻。不像大多数国内的网站,中科院的更新很勤,可是想在里面找出一点和科学相关的东西真的是很困难。看看下面的一个截图,就知道为什么了。



除了这样的“学习”,最常见的还有类似于“XX领导到XX院视察指导工作”这样的重大新闻,俨然是一个新闻联播的中科院版。如此风气,何谈科研。

报道自由度排行榜

无国界记者团发布了2008年的世界国家的报道自由排行榜。虽然一定会有维护和谐的声音来说这是片面的不正确的。我觉得虽然具体的名次和大学的排行榜一样不重要不能说明问题,但还是可以仅供参考的么。

最差的是东非国家埃托维亚,倒数第二是老邻居北朝鲜,这些肯定不会有什么争议吧,两个都是强权专政的国家。中国是倒数第七的167位。脚前脚后的有俄罗斯141位,战乱的伊拉克158位。

前几位的都是欧洲国家,冰岛,卢森堡,挪威并列第一,其他的大国有德国20,英国23,日本29,法国35,美国36。

有关中国的年度报告我节选下来放到这里(PDF文件,5页),有感兴趣的可以下载看看。


新闻来源:朝日新闻时事通信社

电子记事本


图片来自PC-Watch

一个叫KingJim的公司今天发布了一个专门用来打字记录的新型电子记事本。链接如下:

http://www.kingjim.co.jp/pomera/index.html

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完全为了用纯文本方式记录而设计。

1,巴掌大小,轻量:370克。
2,使用干电池两节可以驱动20小时。
3,折叠式的全尺寸键盘,可以实现等同电脑的输入体验。
4,启动只需要2秒。
5,日语输入使用ATOK内核,便利快捷。
6,期望售价27000日元。

这对于总是要写字的,比如作家,比如总用LaTeX写论文的学者,无疑是一个超便捷的工具。但是很遗憾,现在还没有汉语输入的版本面世。

诺奖在身边

昨天晚上从网上得知今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颁发给了三名日本人:


  • 南部 阳一郎 (1921年生,42年东京大学理学部毕业,50年29岁就升为大阪市立大学教授,52年受朝永振一郎推荐留美,56年起在芝加哥大学任教,70年入美国籍)其中一人已是美国国籍,现为芝加哥大学的名誉教授)


  • 益川 敏英 (1940年生,名古屋大学理学部毕业,67年作名古屋大学助教,70年到京都大学,80年起在京都大学汤川Yukawa基础物理研究所作教授,97年任其所长,2003年退休后在京都产业大学理学部作教授)


  • 小林 诚 (1944年生,名古屋大学理学部毕业,72年为京都大学助教,79年入日本高能物理研究所,现在为高能加速器研究机构,85年起任教授,06年退休)




今天早上上便利店,看新闻的头版都是这三个人的大照片,诺贝尔奖果然是个能激发民族自豪感和信心的东西。

每天上班都会路过Yukawa基础物理研究所,它是以日本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京都大学汤川秀树的名字命名的,这次获奖的后两个人可以说都是也都和汤川有些关联。益川和小林在名古屋大学的时候都是以“坂田昌一”教授为师,而坂田教授是在京都大学是汤川的后辈。汤川秀树,朝永振一郎和坂田昌一三个人共同创立的日本的素离子理论的黄金时代,而他们的弟子到今天还可以拿到诺贝尔奖,可见其影响之深远。

这不,因为益川还曾经担任过Yukawa基础物理研究所的所长,今天上班路上就看到好多电视台的卫星直播车和新闻记者挤在那里。正想看看热闹,就被好像是读卖新闻的一个小女记者逮住一顿盘问,关于听说获得诺奖的感想之类的。各界全都反应神速,这不昨天获奖,今天京都大学就把益川抓来演讲,今天下午(10月8日)三点在理学部六号馆401(我在五号馆)。

这么近的地方就有人得诺贝尔奖,在一个出了如此多诺贝尔奖得主的学校学科工作,虽然是丁点儿关系都没有,但还是觉得很光荣。要能沾到一点点大师们的“灵气”,也算没在京都大学混。

研究生人数与失业率

来看个漫画:研究生在籍人数与失业率的关系曲线。



很久以前被保送研究生,从周围的情况来看也是差不多前面的同学也都是上硕士研究生,然后再好的继续读博。可到了日本发现,原来好学生都找好工作,找不到工作的才来读研究生呢。不知道国内现在的情况如何,但从考验的受关注程度和激烈程度看,应该还是优胜劣汰吧。看来什么时候大家都不再奔研究生了,什么时候国家的产业界也就是发达了。

诺奖在即

THOMSON REUTERS(去年还是Thomson呢,什么时候和路透社合并了?)又发布一年一度的诺贝尔科学奖的预测了。根据他们的统计数据,按照文献被引用的排行榜,每年都会在正式发布之前公布一个预测名单,在他们的名单中,每年都会有成功的获得了诺贝尔奖的(看成功预测的名单),所以说可期待度还是很高的。

今年日本又有一人榜上有名。医学生理学奖候补:大阪大学的审良静男,同组的还有美国和法国的科学家,理由是“FOR THEIR RESEARCH ON TOLL-LIKE RECEPTORS AND INNATE IMMUNITY"。他的研究连续两年在同领域被引用最多,关于他的研究NATURE在2007年有一个专访

记忆中,这些年日本总会有一些距离诺奖很近的学者。虽然大众媒体呼声很高的第一个制作出万能细胞iPS cell的京都大学的中山伸弥并不再Thomson的预测之中,但不意味着没有希望。正式的获奖者将在下周揭晓,严重期待。

小憩片刻

最近这一个月是风风火火的过来的。先是跑神户开了两天的。然后又在奈良开了四天,奈良虽然不近,但是又远不到算出差的距离(我们这里80公里之内原则上要当日往返),所以那几天每天都要折腾三四个小时在路上。紧接着上个星期又在京都的同志社大学开。本来是和老板一起组织一上午的关于生命系统中的自组织现象的Symposium,结果老板跑到法国去了,就剩下我老人家一个又要演讲又要组织又要当座长。还好,演讲者的时间都把握的比较准,观众的提问也很踊跃,顺利完成。因为这后两个会,以项目邀请的名义叫了两个老朋友过来参加,在奈良和京都也少不了一起游山玩水,匆匆忙忙但很充实快活。这开会的中间还赶在截止前准备了一个应招的材料,然后还把手上的论文修改到了最后阶段,这个九月可谓如火如荼。

一张一弛,忙了一段,要给自己放个假,后天(23日)一家人要去冲绳旅行咯!在冲绳残波岬皇家旅店四泊五日的计划。这个我们新婚旅行的小岛,这次带着孩子重游,定会倍添美好感受。

有关东京奥运会的网上民意调查

热烈庆祝奥运会圆满结束。

现在日本东京正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申请2016年奥运会。隔一届回到亚洲的可能性虽然不打,但东京现在似乎很需要这么一个“强心针”。可刚刚看到在Livedoor上的一个调查,问:希不希望东京主办奥运会。结果如下:红色是不希望,黄色是希望。投票还在进行,但目前来看,有三分之二的投票是反对的。

Blogger的中文版是机器翻译的?

刚刚在Blogger上更新内容,发现在标题框的左边出现的是“职务”二字。这这这,难道是谷歌的幽默?故意把取了“Title”的职务的一个意思?



再有可能就是机器翻译的?

老萨说

此老萨不是那个被吊的,是国际奥委会前主席,萨马兰奇先生,他老人家昨天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采访时说了下面的话,被很多媒体放在醒目的位置:

中国人民表现的非常热情,我应该说在我一生当中,我从来没有见过北京这么一个干净的城市。




不知道老人家西班牙语的原话是怎么说的,但翻成汉语后会有两种解释吧。(1)从来没有见过北京象奥运会期间这么干净过;(2)北京是他有生之年见过的最干净的城市。

如果老萨说的是第一个意思,说明老人家还没糊涂,眼睛也没花。但如果是第二个意思,就说明88岁的萨马兰奇已经开始失去记忆了,他现在的记忆可能最多只有10天的时间。

老萨保重哦。

第一次吃钡餐

JST的研究员每年都有个体检,不像以前在德岛大学的时候,是医疗机关来校园里配合学校保健所走一下,JST的雇员散布在全国,所以是我们去医院做非常正规的检查。有视力听力,验尿验血,胸透心电,还有眼底拍照。也许是上了年纪,今年检查的项目里多了这个用钡餐的胃部检查。俩字儿:难受!

首先,为了让胃部减少蠕动,当天不能吃早饭。早上送芊芊去托儿所的时候肚子这个叫啊,后来上坡的劲儿也没有了,就推着上去的。检查之前,还要打一针,是为了让胃部的蠕动停止。这一针可挺疼,到现在还有点儿头晕,也不知道是不是它闹的。然后呢,要喝一种发泡剂,为了产生气体把胃撑开,就像吹气球一样吧。有了气,胃胀,要打嗝放气还不行,必须尽量憋着,否则还要重喝,重灌气。没想到,这憋嗝可比憋屎憋尿难多了,我一共喝了三次才搞定。钡餐的“主食”是硫酸钡,我以为不定多难喝呢,可其实没什么味儿,不是那么难以下咽。喝了这种白汤,就开始上台子上打滚儿了,大夫在窗户里面指示着,一会躺一会趴,侧卧还有几个角度,还要憋嗝,又要屏气。头一回么,角度还摆不太好,大夫出来“塑造”我好几回。这通折腾,持续了能有十几分钟吧。全弄完了还要喝泻药,把钡餐排出来,真痛苦啊。

大夫送我出来跟我说:辛苦辛苦,希望明年您还到我们这里来。555,如果每次体检都像上刑一样的话,次数少点儿不行么。搞临床医学的多努力,开放出简单舒适点儿的方法好不,拜托。

刘翔是被谁推上去的?

刘翔的退场让我想起了日本的野口(日本女子马拉松选手,雅典奥运会金牌)。野口是在奥运马上要开始的时候从瑞士的训练突然回国,然后就有官方消息:野口左大腿有伤,需要做精密的检查以及专业的判断。最终是在12日,日本田径队去北京之前由日本的奥委会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野口因伤退出比赛。与之相对照,刘翔的退场让人觉得太突然,太不可思议。

教练在紧急记者招待会上哭了,说刘翔一直是在拼命,伤是6,7年前的,16日还在奥运村做过检查,等等。好家伙,这么多事儿啊!那国人怎么什么也不知道啊?!九万人挤在体育场里,几亿人在电视机前,还有象我们这样的就在电脑前刷新屏幕,就等着刘翔冲刺呢。这会儿你们这帮孙子才蹦出来说刘翔有伤,这是拿刘翔当马使唤,拿中国人民当猴耍呢。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过知情权,居然连体育都是一样。所有事情都是到最后实在包不住了大家才恍然大悟。也难怪大家愤怒。

现在刘翔还没有什么说话的机会,就这帮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的说法,好像刘翔死活要跑,他们怎么拽也拽不回来似的,我才不信呢。要真是那样,刘翔会忍痛跑到终点再退出,绝对不会选择在起跑线上转身。看刘翔一出场就是痛苦的表情,别说是运动员了,就是一般人,自己的腿能不能让自己跑动,自己应该最清楚,根本就不用上来试一下。我想刘翔是被硬推上来的。

罪魁祸首恐怕有两个,一个是体育的官员,而另一个是赞助商耐克。刘翔的镜头中非常显眼的就是大大的耐克商标的金靴。中国体育的唯利是图能让领奖的运动员穿着阿迪达斯听国歌,就肯定能让刘翔站到起跑线上。连面儿都没露弄不好属于单方面撕毁什么合同。而在中国,“上头”这个无形的大手一张开,谁也别想多说话,教练孙海平在这个意义上,应该就是一个拿刀的而已。这个无形的力量在开幕式上已经充分的行使了。

我想刘翔的退场也许也是他的一种表达方式。就像飞行员返航一样。都是国家培养的,但不满憋不住了,也要选择一个方式发泄啊。

在中国,英雄往往都不是“站”起来的,大多都是被“竖”起来的,什么时候能倒下也不是自己能说的算的。希望这个事情的更多幕后的猫腻能早日揭开,更希望刘翔能尽快恢复状态,卷土重来。

宇治川焰火大会

到了夏天,日本各地都会有大大小小的焰火放。京都周围比较大的一个是琵琶湖焰火,另一个就是宇治川焰火。

本来以为开车会很堵,但因为象这么想的人太多,所以车还真不是特别的拥挤。还有几公里的时候,远远的就已经能听到咚咚的声音了,觉得如果再靠近就会开堵了,于是看到一个小路就拐了进去。很巧,边上就是一大片农田,很开阔,附近住家的就拿板凳坐在田边上,摇着扇子很悠闲的在看。我们在路边找了个空地把车停下,下车抱着芊芊一起看。

规模真不小,一共7000发,放了有一个多小时。芊芊听见咚咚的声音就说害怕,但一停了她还问还有没有了。想起去年在国际会馆看焰火的时候她吓得嗷嗷叫,今年算是好多了。

数码单反照焰火要得心应手的多了。选了些自认不错的,与朋友们分享:

留学生扩招

日本现任首相福田在一月的施政演说中提出要把日本现在大约12万人的留学生人数在2020年左右提高到30万,这被称为“留学生30万人计划”。昨天(7月29日),文部科学省和外务省等相关六部委提出了施行此计划的一个大纲。指定了30个国际化重点大学,在英语化教育,学分交换,外国人教师采用,住宅提供,签证特批,就职支援等等方面提出了方案。

我看到这条新闻的第一联想就是我国的本科生扩招。也就是说,日本究竟有没有能力来接受如此多的留学生。这个能力包括大学教师的接受能力,留学生的管理能力,留学生毕业后的保障,还有日本社会对外国人的融合能力。

日本不同于美国,有一个语言上的天然障碍,去美国的留学生要过英语这一关,而来日本留学的可以说绝大多数是不具备足够的日语能力的,包括我最初也是。从日本的角度来讲,如果能来日本的人都主动积极并能成功掌握日语是最好的了,可是这个事情不能强制,完全靠自愿,一部分人压根就不想学日语,大部分是没有精力去接受正规的日语课程,而进展缓慢。所以,大学与社会要让这些留学生感觉舒服,就必须要付出大量额外的代价来用英语对待这些留学生,而更糟糕的是,很多留学生的英语也不怎么样。这个无形的成本是很难估量的。所以,大学的教授有些是比较排斥留学生,或者是某一个国家来的留学生。

外国人的就业也是问题。日本人自己的就业现在都是问题,所以,除了一些很适合外国人的工作外,当需要和日本人同等竞争的时候,外国人这个标签就很有可能使你丧失很多机会。这个倒也无可厚非,因为即使是克服了日语这一关,在文化等方面的差异有的时候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那么为了避免这样的风险,在没有特别的理由的情况下,选择本国人也并不是什么意外。这里就有了矛盾,因为“留学生扩招”这个政策,即使政府不明说,也是为了引进高层次人才的一个做法,是希望优秀的留学生留下为日本的发展贡献力量的。何况这样的扩招是要拨出巨额的预算来支持的,就这么挥挥衣袖轻轻的走了显然是一个损失。接收单位的排斥和政府的挽留在留学生毕业的时候出现了分歧。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留学生毕业后何去何从是个未知数。

最大的难题恐怕还是民间的不满,虽然可能只是少数。在相关新闻的留言里,看到的都是反对的声音,而留言中一个特别显著的特征是:留学生被默认为中国留学生。日本留学生人种的单一是它区别于欧美的另一个严重缺陷,全体来看中国人占七成,有些学校里要超过九成。留学生=中国人,中国威胁论=留学生很可怕,少数中国人在日本作奸犯科=留学生没有好人,象这样的等式就莫名其妙的在少数(但愿是少数)日本人的脑中形成。这种民间的潜意识应该不会直接左右政策,但却会潜移默化地影响留学生以及外国人的生活。保持现状以求改善,或者至少不提出什么30万这样的具体数字,而任其自然增长,可能还好一点。而从首相的嘴里喊出30万,难免会激发一些人的反感。

参考链接:


  1. 每日新闻
  2. reiko' blog
  3. 2ch
  4. 国会讨论视频[YouTube]受优待的留学生[1][2]

老板和学生的漫画

看下面的漫画,相信很多人都会有同感吧。

Nature看中国



最新的一期《Nature》(2008年7月24日)做了一系列围绕中国的文章。专题叫:China's challenges——中国的挑战。

涉及面非常广,有人口问题,有环境问题,有学术问题,还有最近的地震的研究等等很多文章和观点。我把PDF全文做了整合,对此感兴趣但是不能看Nature全文的同学们可以下载瞅瞅。可以在线看Nature的最后看网上的版本,比印刷的PDF内容还要多写。

科学院的网站反应也很快,对此也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特别是对《The end of the science superpowers》的要点做了总结。

下载(11.1Mb)

留美预备校的成就

最新的SCIENCE杂志(11 July 2008)的本周新闻里的一篇文章的标题是

U.S. Graduate Training: Top Ph.D. Feeder Schools are now Chinese


文章介绍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的统计数据。调查了2006年拿到美国的大学的博士学位的母校(本科在籍学校)情况,结果并不惊人,第一位就是我国最好的留美预备学校:清华,第二位是北大。看下面的图表可以看出近几年的走向,可以看出我们这两所预备校的稳步发展。

eading the pack. Tsinghua and Peking universities top Berkeley in having their graduates complete U.S. doctoral programs.


调查还显示出,美国的博士学位获得者中,有37%是外国人。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美国的人才吸引力,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美国公民可以用学士学位就找到不错的工作,而对外国人来说博士学位对找到一个好工作的帮助比较大。

下面是原文的拷贝:

Science 11 July 2008:
Vol. 321. no. 5886, p. 185

NEWS OF THE WEEK

U.S. GRADUATE TRAINING:
Top Ph.D. Feeder Schools Are Now Chinese

Jeffrey Mervis

The summer Olympics don't start until next month. But Chinese universities can already claim gold and silver medals in one important global competition involving institutions of higher learning.

A new study has found that the most likely undergraduate alma mater for those who earned a Ph.D. in 2006 from a U.S. university was … Tsinghua University. Peking University, its neighbor in the Chinese capital, ranks second. Between 2004 and 2006, those two schools overtook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as the most fertile training ground for U.S. Ph.D.s (see graph). South Korea's 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 occupies fourth place behind Berkeley, followed by Cornell University and th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

"The United States is very attractive to Chinese students, and they are certainly taking advantage of the opportunity to study here," says Judy Sui, director of data for Berkeley's graduate division. "At the same time, Chinese officials are trying hard to improve their system of higher education so that their students don't have to go abroad for graduate training."
The rankings were compiled by the Commission on Professional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rom a survey conducted by the U.S.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In part, they reflect the fact that 37% of doctoral recipients from U.S. universities are not U.S. citizens. Sui says they also point to the wider choice of good careers available to U.S. students who hold a bachelor's or master's degree; foreign-born students are more likely to need a Ph.D. to find a good job, she says.

Berkeley still retains its top ranking for the number of undergraduates who went on to earn Ph.D.s over the past 10 years (1997 to 2006). But its total of 4298 isn't that far ahead of Seoul's 3420. And Tsinghua and Peking could well surpass their Korean rival in upcoming decadal tallies.

古馆评iPhone

正在看新闻,朝日电视台的“报道Station”,主播是日本名嘴:古馆伊知郎(Furutachi Ichiro)。他在播新闻的时候经常加入自己的意见,嘴快,敢说,很有主见,也很受争议。我比较喜欢。

今天的新闻自然少不了iPhone的话题,今天是iPhone 3G全球发售第一天,在日本最早的是8号就开始排队,今天早上在东京表参道的Softbank主店排了超过1400人。报道了相关新闻后,古馆感慨说:真好啊,就是一台电脑啊,随时随地都能得到全世界的最新消息。女主播也说,是啊,iPhone不是把电话复杂化,而是在电脑上加上了电话的功能而已。古馆随后的话让我很感慨:

手上有了这个,就可以随时联系到很远的人,知道很远的事,可是身边的人和事呢?这些排队的人们,有没有好好和排在他前后的人们聊聊天呢。呵呵,可能我们的想法有些老了?

* 以上是凭记忆描述意思,未必完全符合主播原话。

教授v.s.忍者

看到下面这个漫画,很好玩。

iPhone 3G: 在日本的价格发布

今天很多媒体都报道了Softbank提供的iPhone 3G的料金体系。简单地说:机身8G的2万3040日元;16G的3万4560日元。通话和现行的Softbank的杀手锏White Plan一样,每个月980日元的白天同社通话无料。而数据的通信比较贵,包月每个月5985日元。

应该说iPhone的机身是便宜透顶了,在现在的新手机里是倒着数的。虽然发布的价钱是对新用户的,如果对于“换机”的用户来讲还要稍微贵一点,但因为有可以抵价的点数,真正到卖的时候应该有一些促销的折扣,应该是很可以接受的价格。

比较讨厌的是这个近6000日元的数据包月费。因为对于象我这样的用户是很少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非要上网的,一般都是在家里或者其他公众无线 WiFi的范围内上网而已,这样其实是不要花什么数据费的。而根据现在的报道来看,这个叫White Plan (i)的料金体系是专对iPhone 3G设计的,购买iPhone的,就必须加入这个月付七千多的Plan。如果Softbank开眼,对iPhone 3G也提供象现在一样按照实际通信量来付费的Plan的话,那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但上面说的只是我的情况,看现在日本的年轻人,手机真的就是他们上网的终端了,对这样的用户来说,这个可以随时随地随便上网的iPhone就很方便了,而这个通信费也不算贵吧。

iPhone 3G手机来了

昨天Jobs发布了3G的iPhone,日本的苹果就同时发布了iPhone的发卖日:7月11日。上个礼拜Softbank悄悄地在其网站上发表了一个只有四行的消息,说Softbank已经和苹果协议在于今年在日本推出iPhone,惹得媒体一阵喧哗。没想到居然这么快,一个月后就可以了。

按照美国网站的消息,3G的iPhone速度会快一倍,而价钱却降一半,8G的型号只需要199美元,日本这边的价钱还没有公布,但如果同等的只卖2万日元左右的话,那将对当前的日本手机市场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因为日本的新型号手机四五万是很正常的价钱。但想想看,苹果的哪一个产品没有对市场造成冲击呢?

不过在日本,手机虽然贵,但如果是在同一公司更换型号并签两年的合同的话,通常会便宜很多甚至免费,不知道iPhone会不会有例外。我更关心的是iPhone将会是以什么样的收费体系推出,按照Softbank的作风,能得到iPhone的抢先发布权,对其拓展市场份额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毕竟它现在还只是第三位,只占18%的份额。所以,感觉它的料金体系也应该是有冲击性的。

我现在的手机年底才会到两年合同期满,所以也只能先看半年热闹。反正现在有iPod Touch,本人的电话又基本只是当传呼机用,所以倒还不如何心焦,观察观察再说了。

回国散记:下一代

这次回国是带着芊芊一起回去的。两岁半的芊芊第一次回国,第一次见到奶奶和舅舅。在下一代的成长方面,不仅两代人之间的隔阂很大,更深的感触是中国和日本的育儿观念和育儿环境的区别之巨。

在家附近的一个综合商场里有一个小孩儿玩儿的角落,有球池,滑梯,蹦床什么的。在京都很多商场也有,大多数都是免费的,有个收费的也就是300日元(不到20RMB),不限时。可上海这个,要25元!还不让家长进,家长进去要另外交5块,而且只有一个小时。这个费用标准我相信一般的家长是不会随便带孩子来的吧。但里面玩儿的孩子还是不少,看来中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是提高了。

带芊芊进去后,很高兴。她在那里面恐怕是最小的了,一个老大娘问多大了,我说两岁半,对方很惊讶,说这么小就玩儿这个。我心说,芊芊还不会走的时候就进球池扑腾了。玩儿着玩儿着,问题就出来了。芊芊是在日本的托儿所长大的,和中国的孩子的玩儿法不太一样。简单地说就是:这里一点儿规矩也没有。

在日本的儿童公园,最常听到的词就是:顺番(JunBan,汉语:排队,先来后到的意思)。可在国内好像是没有人教这个。大人都不会排队,怎么会教孩子呢?芊芊到了滑梯的口是不会扑到前面的人后面急着滑的,要等前面的下去再滑,这从保护孩子的安全角度也是最起码的常识。可芊芊等的时候就会络绎不断地有小孩子窜到前面去滑,“争先恐后”这个词用来描述如此场面是再合适不过了。芊芊很困惑,和我说:他们都不“JunBan”。我只好告诉她,小哥哥小姐姐不乖,芊芊乖。抢着玩儿就会经常有掐架的,这让我想起大学食堂打饭经常会因为谁先谁后大打出手的场面,原来这从小就已经埋下祸根了。

排队是最起码的公共秩序的体现,另外一个社会最需要的美德就是谦让。在日本的公园里都有秋千,而小孩子多的时候秋千就不够用么,这个时候,家长的处理方式是对孩子说:荡十下,然后就下来给别的小朋友好不好。这样大家都能玩儿到,皆大欢喜,小孩子从小也就有了“分享”的概念和意识。可在这个这个小游乐场里,我却看不到半点儿分享与谦让的存在。

那里面有两个小车儿,孩子坐在里面握着方向盘用脚挪步来满足操纵汽车的欲望。小孩子都想过这个瘾,这个可以理解。于是上了车的小孩儿就不愿意下来,想玩儿的小孩就抓着车子哭哭闹闹。芊芊也想玩儿,但“训练有素”的芊芊不会上去就抢的,她等了会儿然后告诉我“芊芊想玩儿”。我就告诉她要等这个小姐姐玩儿完了之后我们才能上去,于是就和芊芊一起等。在“开车”的是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小丫头,头发烫成咖啡色,卷了好多卷儿。每次她的“坐骑”经过身边我都要大声地安慰芊芊再等一会儿,其实就是告诉这个小丫头这里还有人等着呢。小妮子很聪明,显然明白了我的意思,然后做出了我意想不到的举动。她停到我跟前,一仰脖子,一翻白眼,扔出一句:“我才不给你玩儿呢!”,然后一踩油门,扬长而去。这个时候她的年轻妈妈就在网子的外面(进来要交5元钱)微笑地看着,欣赏着她的宝贝女儿的一举一动。

我很无奈,想了个办法安抚芊芊。我很清楚地告诉她:小姐姐不想给你玩儿。然后我还告诉芊芊:这样做不是好孩子。最后我让芊芊看那个小车,告诉她:进了这个车车里还要自己动脚才会走,一点儿意思也没有,这个小姐姐就玩儿这个就玩儿不了别的好东西了,是不是好笨笨啊,还是和爸爸去玩儿那边那个滑梯去吧。芊芊很懂事,再就没有要玩儿那个小车,很投入地玩儿别的东西了。

后来的一幕很有戏剧性。突然传来哭声,一看,原来刚才那个小妮子的车被一个要低头才能坐到里面的大男孩子抢去了。那个小女孩儿试图把着车子把它夺回来,而显然这个“霸王花”没有“飞虎队”厉害,只有嗷嗷地哭。这个时候那个妈妈着急了,隔着网子大喊大叫让她的女儿不哭,让那个男孩儿下来,可是无济于事。于是她想要进来,可是把门的却不让,争执了一会后,进来把她的女儿拖出去了。

这小小的游乐场真的就是中国“和谐”社会的缩影,而可怕的是,这是孩子的世界,也就是说,至少下一代的中国也不会有好的改变。改变的只是孩子漂亮的衣服,时髦的头型,手里的玩具。

还有一个下一代的故事是妈妈的老乡来家串门的时候聊起的。现在有个“留守儿童”的词语,多指出外打工的农民们将孩子留在老家由老人或者邻居抚养的问题。而其实在海外的朋友中也有很多“留守儿童”,年轻父母为了追求自己的“事业”而暂时将娃娃留给国内的父母来抚养,这在我的身边有太多。可是父母既不是农民工也不是漂洋过海的,却也有“留守儿童”,这就不太近情理了吧。这个东北老乡的孩子在上海工作了,于是把老人也接了来,小两口有了孩子就直接扔给了老人,自己另外有房子,经常要几周才来看一次孩子。小孩儿都上小学了还一直跟着姥姥生活。老人家说,刚上小学的时候曾经被父母接回去过,可是因为“盯得不紧”,孩子的成绩一落千丈,于是又送回来了。老人描述的孩子的小学生生活在我们看来是十分残酷,说我们那个时代在小学一二年级的课程现在在幼儿园就教了,没上过幼儿园的孩子根本跟不上,小学周周都有考试,孩子被逼得一点其他时间也没有……

别告诉我说我碰到的是少数。我承认我看到的不是全部,但从概率的角度来讲,个体出现的概率和个体所占的比率是正比的。在中国,成人世界里发生的事情过早地渗透到幼儿中,成人们处理问题的方法被毫无掩饰地教育给孩子。也许,一个在日本长大的孩子在中国的孩子面前会“输”,但从一代人这个群体规模上,我觉得这个胜负恐怕会反过来。很难想象一个和谐的社会会在缺少上一代关爱,又没有同一代的友爱的一代人中出现。

京都大学介绍短片

京都大学最新的视频宣传资料已经公开到YouTube上了。除了日语之外,还提供了英,韩,中的版本。

下面是中文版的,大约15分钟,欢迎观看。

回国散记:出租车

5月15日到24日,借开会的机会一家人回了趟上海,顺便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访问几所大学的朋友,上班这些年来算是在国内逗留比较长的一次了。每次回国都要受一些刺激,松松散散记录一下,也算没白呆。国内的朋友们可能会觉得我记录的都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作为长居日本的我来说,一切都真的很新鲜,很刺激。

先说说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吧:打车。因为带着芊芊,就不想做机场大巴,想打个车到家算了。可这个“奢望”居然没实现。

按照标牌指示,到了TAXI专用的岛,也许是时间不好,没有出租车的长龙,只有两台。第一台的司机正在用上海话和顾客吵架,旁边有管理的在劝什么,但听不懂。要坐第二辆车,还没上车,司机就问我们要去哪里,我家在浦东,告诉他之后,那厮马上一脸不满,说:太近了,不去!因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一时还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和司机商量商量吧,他还一肚子不乐意,说他都等了四个小时了。我说你总想着拉个远的当然拉不到了。向旁边管理的两个人(这里居然要浪费两个人力)求助吧,他们也只是记了个号码,然后告诉我们第一辆车也正在为拒载吵架呢。这时那个司机突然冲向我们后面的两个女孩子,话都没说就把人家的行李扔到后备箱,将两个女孩子请到车上,一加油门,扬长而去。而那两个丫头的打扮,凭我们的眼睛一看就知道是日本人。看来,用汉语打车显然是个错误。

等了一小会儿居然也没来一辆出租车,一怒之下,还是坐了机场大巴。

第二天早上要出去开会,因为坐巴士要换车,又很小资地想打个车算了,可又没有实现。

这次倒是没有拒载的,而是因为上班时间,路上没有空车,看来中国人民生活真的好起来了,打的的人口这么多。正着急呢,一辆黑色的别克停在了我面前,窗户打开司机伸头道:到哪儿去啊?这车怎么看怎么不是出租啊,车里的小伙儿我怎么看也不面熟,显然不是什么偶遇的老朋友。我迷惑地问:您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算钱啊?司机很干脆地说:打表啊。一伸手,把助手席前的盒子拉下来,赫然里面一个计价器。我真的很胆小,虽然回来上了一万日元的旅行保险,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扭头就奔巴士站点走去,这台别克在旁边跟了一段看我确实是没有上的意思才离开。晚上回家后,家里人告诉我那叫“黑车”。车是黑色的可以,开车人的心可别是黑色的啊。

当然也不都是坏事,碰到一个好的。那天开会回家赶上下雨,让旅馆打电话叫了一辆出租。顺路打算去家附近苏宁电器把前一天看好的一个电饭锅给老妈买回去。因为下雨,再叫车或者坐巴士都比较麻烦,于是让司机在车里等着,我去去就回。我很小人,却喜欢度君子之腹。按照我的观念,中国人之间互相缺少信任,司机应该会让我把到苏宁电器的钱先付掉再让我下车才符合逻辑,否则我进去后不出来或者就此走掉,他岂不是白跑了50元钱。我就说我尽快回来,这个“傻乎乎”的司机居然就这么让我下车了。不知道是我面善,还是国内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增加了?

黄金周旅行

【今天才发现5月初写了一半的帖子居然还没有结尾,补上。】

连续几年了,原来德岛的几个朋友都要在黄金周的时候找个地方一起出行。日本有一些国立的青少年教育设施,都在山水不错的地方,但因为定位是给青少年们提供接触自然的一个福利机构,所以近乎是免费的。任何有中小学生的家庭或者团体都可以申请,几个朋友的孩子们都大了,所以就用“教育”他们的名义组团“娱乐”我们这帮大人。以前都是在四国岛内,去年我到京都之后,大家就把势力范围延伸到了岛外。去年在“奈良曾尔青少年自然之家”,今年更远,选在了福井县“若狭湾青少年自然之家”

虽然提前几个月就申请资料预约了,可还是有一天满员,于是头一天(5月3日)在京都府福知山市的“大江山之家”,在那里租了两个小木屋。下午德岛的成员们在日本三景之一的“天桥立”观光,我们本想去温泉和他们会合,可因为堵车,电车和船的时间又都更好不巧错过,于是就在旁边的宫津市等着和大家见面了。买了好多东西上山汇餐畅饮。久别重逢大家都很高兴,男人们一堆,女人们一堆,孩子们一堆,忘了时间。孩子和女人们先回另一个木屋休息了,我们男人们把所有带上山的液体都喝完了之后又聊了很久到两点多才躺下。

第二天(5月4日)用过早餐后五辆车列队开始赶路,一路都是日本海边,开车兜风心情不错。中午在一个叫城山海水浴场的地方找了处阴凉买了些便当算是午餐,那里风景不错,但因为时间有限,也没有逗留就又匆匆上路了。到了若狭湾已经是下午3点,因为是“教育设施”,手续相对比较繁琐,又花了些工夫。原定的扎木筏的计划因为时间不足而取消,就租了几艘船大家下海。大家玩儿的都很高兴,不过把船运下海和复位确实花了不少的力气。这一天大家都累了,就没有折腾很晚,一家一个房间,早早休息了。

第三天(5月5日)。住在青少年活动中心和住旅馆最大的区别就是:早上要集合做体操。每天早上,住在那里的所以团体都要早早起床在小广场集合,派代表互相介绍一下自己的团,总结一下活动及感受,然后升国旗,做广播体操。其实也好,早上起得早的话,一天的时间就会显得很长。用过早饭后,留下孩子和几名女眷,其他人就出去爬山了。这个山还真不赖,起初还有路,到后来就没有明显的路的,就是在丛林中辟径前行。虽然不是很险,但还是有一点点难度的,没有点儿运动细胞和胆量还真是举步维艰。这时很庆幸自己在出发之前把摄影包存上,只带一机一头上路。就这样,一行人互相帮助顺利地于午饭时间之前回到了房间。

下午是这次活动的重头戏:BBQ。女同志和小孩子们全部好好休息,男同志兵分两路,几个在场地布置,另外几个下山买需要的东西。因为山下的一个被预约了,我们不得不在山上一个并不是为BBQ准备的“夕阳广场”活动,一大车的锅碗瓢盆愣是用轿车拉了上来。天公不作美,刮起了一阵大风,还下了阵雨,好在那里有很大的棚子,倒也没有受什么影响。本来说这里对酒精是全面禁止的,但反正是在山上,也没人管,就开怀畅饮啊。太阳落山的时候居然乌云还给露了一条缝,红光照在沉沉的海上很惊艳。天黑之后孩子们在广场上点起了篝火玩儿,不一会儿就把柴火都快烧没了。后来时间晚了,就先把女人和孩子们都送下山,我们五家男的继续把就喝干,把火烧光,把话说完才罢休。

最后一天(5月6日)。把中心的手续办好就上路了。先到了附近的一个景点:三方五湖。那个城市叫三方,有五个湖连在一起,中间有座高山,可以用缆车上到山顶公园。山顶不大,但风景绝佳。一面是蓝色的大海,一面是绿色的湖泊,赶上昨天下过雨,今天空气清澈透明,时间又很充裕,感觉非常的放松。从山上下来后,又在附近找到一个很大的温泉,就在温泉的休息间随便吃了点儿东西,然后进去泡了泡,算是为了回家赶路而充电。

从温泉出来就是告别的时间了。德岛的朋友们顺着舞鹤若狭道向南,而我取道北陆高速回京都。就此分道扬镳,期待明年此时的重逢。

苹果爱科学

前两天去德岛我以前的研究室开会,发现现场居然没有一个人用PC,果然是我们原来研究室的风气好啊。这样方便了不少,这不,那天我忘带了MacBook Air的VGA视频线,不要紧,有别人带了,借来就用。

最近更是发现了两个研究者一定会喜欢的地方,

  • iTunesU - iTunes““的大学版,里面有很多美国大学的和教育及研究相关的多媒体文件,当然免费。
  • Mac for Science - 这个一个教你如何使用你的Mac来做一些和科学相关的事情。

有研究说只看苹果的Logo就可以激发人的创造力,这可能有点儿玄。但看它提供的服务,确实让我感到“苹果爱科学”。

日本研究机关近十年的文献引用排行榜



去年转载了1996-2006年的版本,最近,Thomson又发布了1997年-2007年的世界各研究机关的论文引用状况报告。这个公司啊,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别的国家的不知道,日本的分公司整理了一份【日本的论文被引用动向】,原文为日本(内码:ShiftJIS),综合前二十名如上图。数据显示,日本的研究机构虽然排名顺序并无什么大的变化,但整体的世界排名是向前小小的移动了。

注意这里的排行是按总论文被引用数排的,而我觉得更科学的办法应该是按照“平均被引用数”,这就象一个杂志的好坏不是看它印刷的文章数,而是影响因子,也就是看平均每个文章被引用的次数。如果是这么排的话,东京大学就不是第一了,“科学技术振兴机构(JST)”是第一位(16.55),其次是“理化学研究所(RIKEN)”(14.42)。但这两个机构和大学有所不同,它们不养学生,都是博士后以上的学者,所以考虑这个因素进去的话,东京大学的首位还是不容置疑的。其次的京都大学和大阪大学虽然在总数上与东大有不小的差距,但平均引用数还是相差无几的。

另外各个分科的排行榜也显示了各个大学的强项。请看日文原文。

I "Heart" You


I "Heart" You

够创意

A350用后评价

新机A350用了两个礼拜了,写写感受,供有购买数码单反计划的朋友们参考。

【像素】

现在7万日元就可以买到象A350这样的1400万像素的数码单反,不禁想起那第一台Fujifilm FinePix 4900Z,200万像素,也是7万多日元。那是六年多以前了,感叹数码技术的日新月异啊。起初看Kakaku上的一些意见说1400万像素对镜头的素质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恐怕非“牛头”不能得以十足发挥。但换个说法,正因为这史无前例的高像素才能使镜头“物尽其用”不是吗。

【对焦】

虽然在指标上比不上A700,但我对它的对焦速度和准确性还是很满意的,特别是装定焦镜头(50mm/F1.4)的时候。我现在最主要的摄影对象就是宝贝女儿,她打滑梯,荡秋千,满地跑的时候是很难抓住的,以前我都用手动对焦。用A350,我就把模式放到AF-C(跟踪对焦)上,一般都可以捕捉的很准确。

【高感度】

A350的最高感度(ISO)是3200,但还没有用过,因为用1600的时候发现就已经有噪点了。而400的时候效果十分不错,看不出来任何噪点;800的时候有一点点,我比较挑剔这个,所以现在从来不用800以上的拍摄。

【Quick Live View】

这个功能是A350最大的卖点,如果不是它,我可能会毫不犹豫地选择A700。而现在也深切的感觉到这个功能的重要性。很多专业的摄影家可能会对这种过于数字化的机能有抵触感,认为单反相机就应该是用一只眼睛从取景框看才对。但从今年春天退出的新一批数码单反来看,Live View已经成了一个必不可少的功能。而且A350比其他同类产品在此功能上更胜一筹,速度更快,角度更广。Live View大大地阔产了摄影的角度。特别是拍小孩子,如果总是站着用Finder,角度是俯瞰,总是孩子的脑瓜顶,而用Live View,背带挎在脖子上,稍稍弯腰就可以和孩子一样高,快门用大拇指,姿态特别稳。要不然就总要蹲着才好拍。

不满的也有一条:Live View在暗处的时候反映比较慢,有明显的滞后和模糊。

【操作性】

虽然没有A700那样的摇杆操作功能,但一个Fn键可以很方便地调出大多数设定,十字键的操作也很快捷,并没有觉得不方便。有一个挑剔就是:十字键的位置和我握机的位置有冲突,总是碰到右边。在对角点设为9点中的单点时,往往在不注意的时候就从中间飘到了右边。

【闪光灯】

闪光灯的位置有点儿低,有些镜头会在下部出现阴影。好在有防抖和高干度,开闪光灯的时候并不多。

【夜景】

拍了几次夜景感觉非常不错,Sony的降躁做的很好,就算十几秒的曝光都没有丝毫躁点,背景非常的干净。

能想起来的暂时就这几点了。用这个相机拍的片子在:http://ma-yue.net/foto/可以看到,欢迎浏览并提意见。

Mac用户不要错过:购买Yep的好机会

如果你用苹果机,如果你会接触大量的PDF文件,比如像我们搞研究的,要下载海量的文献(虽然并不一定都看),那么你会需要这个叫Yep的软件。现在macZOT那里提供打折的价格$34->$19.95。


简单的说,Yep相当于对于PDF文件的一个iPhoto。所有PDF文件会生成可变尺寸的小样索引,你不需要再一个一个地去打开PDF文件来找一个你需要的文献,可以根据第一页的小样快速锁定,然后敲一下回车就可以用它内置的引擎来打开PDF文件全文阅读,非常的快捷。它还支持标签。还可以很简单地用扫描仪生成PDF加到已有的库里面。

另外这个公司还有另一个叫Leap的软件,功能比Yep还要强大,除了PDF之外还支持其他很多格式的文件的小样。我购买Yep的时候还是1.5版本,那时的Leap还在开发阶段,购买的Yep序列号直接可以用在Leap上。但好像现在不可以了,两个产品要分开来买(同时买要便宜$24)。其实我很少用Leap,因为PDF是主要的操作对象,功能太多反而变得不实用了。

虽然现在的新系统Leopard和Windows Vista都已经支持了用PDF的第一页来做图标来方便浏览,但都达不到Yep的清晰和快速。另外我在上个月还购买了Papers来方便整理文献,但发现Yep对PDF的整理方式还是不可替代的。

感兴趣的可以先下载试用一下,相信你也会喜欢,赶在macZOT的41%打折还有效的时候(只有24小时!)购买应该是很合算。

α350到手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终于拿下了Sony新出的数码单反相机:α350。其实在到手之前我就已经对它了如指掌了,在网上对各种各样的信息做了充分的整理和分析。7号上市,9号我带着我的家伙事儿跑到山科的Kitamura,把自己的镜头拧上分别在α700和α350还有α200上仔细感受了感受,觉得α350并没有太让人不满意的地方,于是就按照原来的计划,把6年多以前买的Finepix 4900Z抵价一万后,用7万日元成交,这个价钱比目前网上看到的最便宜的还要便宜八千日元。



因为手上有以前的美能达镜头,而那个Kitamura的店又没有摆什么头让我挑,所以打算过些天再去比较一下Sigma 17-70 F2.8-4.5 MacroSony 16-105。暂时比较倾向Sigma,因为价钱比较低,而且手上没有微距镜头,但普遍反应对焦速度要比Sony原厂要慢些。还是等到镜头比较全的店拧上感受感受再作定夺。

回家用Minolta 50F1.4照了些照片,这个头在数码单反上焦距就变成了80左右,正好适合照人像。还没有到外面去,就在家里拿女儿当模特拍。室内灯光比较暗,但把光圈全开,ISO弄到800,加上索尼的防抖功能,不用打闪光灯也能得到很满意的片片。作为α350的最大卖点——QuickLiveView,在暗处显得很模糊,不如取景框来的真实,毕竟是单反相机么,液晶屏还是作为辅助比较好。

整体来讲还是非常满意的,因为垂涎数码单反已经有近两年之久,终于盼到性能和价钱都到了我可以接受的时候。爱不释手,爱不释手啊。图片么,在芊芊的影集那里有几张已经上载,缩小了很多也许看不出效果,仅供参考。

数码单反:新春商战

这几个月以来开始关注数码单反相机的情报。在数码相机已经普及的今天,数码单反将是下一个消费热点,就像胶卷时代,傻瓜相机玩儿够了之后自然会添置单反相机一样。


胶卷时代一直是美能达的用户,后来美能达在数字时代经营不善,先是与柯尼卡合并,后来干脆将相机事业统统卖给了SONY。索尼的这次收购是否正确现在定论恐怕还为时尚早。在收购的半年之后(2006年7月),SONY草草推出A100,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这种等待是很痛苦的,因为NIKON,CANON和PENTAX都在这段时间里红红火火地推出数码单反型号,看着在这段时间里出手单反相机的人都纷纷地投入了别的公司的怀抱,心里着急啊。又不愿意转成Canon和Nikon的用户,于是就疆着,中间有一次买相机,犹豫了好久还是买了小型机,等着Sony的数码单反。

其实不选择Canon和Nikon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这两家公司的相机的防抖功能都不是做在机身里的,而是通过新的防抖镜头来实现。这样在镜头的投入自然要加大,而二手老镜头就会没有了防抖的功能。从这个意义上讲,如果抛弃Sony,我恐怕会选择Pentax或者Olympus。

终于,在去年11月,SONY的A700上市了,于是投资正式纳入日程,但因为并不是摄影的高峰时期,所以也并不着急,打算等价钱再降降,到春天之前再出手。可这段时间里,特别是这一周里,数码相机的市场波澜起伏,新机频出,不禁让人又有点儿眼花缭乱了。

在年初的CES2008上,Sony发布了一款A200,可只针对欧美和中国,而在日本市场却迟迟没有发布的消息。在1月24日,Pentax发布了两款新机:K200DK20D,分别针对入门和中高级用户,二月底上市。在同一天,Canon发布了它的新入门机:Kiss X2,三月底上市,意在夺回去年被Nikon抢去的市场份额首位的宝座。没几天之后的29日,Nikon也不甘示弱,发布了它的入门机:N60D,二月底上市。这不,今天,Sony终于借PMA08的机会,在日本市场也发布了它的新机:A200A350,都是针对中低端市场,同时还有各种迹象表明:带有35mm尺寸CMOS感光元件的旗舰产品A900也会在不久出现。现在有了Sony的掺和,一定会打破看似稳定的C,N,P三强的局面,市场的大饼肯定要重分了。其他几家如Olympus,Panasonic,Sigma和Fujifilm都还没有动静,说不定过几天也都窜出来抖落它们的家底呢。

等好好比较比较A200,A350和A700,在春天换季的时候换机。

化学元素歌

昨天在王老师的BLOG那里看到了一个化学元素歌,但并没有听。歌词溜了一遍,发现除了Gold,Silver,Silicon等几个之外,那些带-ium结尾的词几乎不认识。也难怪,本人从初三开始化学就没入门。

巧的是,今天中午在麦当劳听刚刚下载的最新一期Nature Podcast(MP3), 结尾的时候有一首象歌不是歌的音乐,本来嚼着薯条,透过窗外看人来人往也没在意,可歌曲的结尾听出了“Harvard”一个词,突然想起来这个化学元素歌的词,回来一确认果然没错。可能Nature Podcast的编辑也看了王老师的BLOG?

【题外话】Nature和Science都有Podcast的节目,更新速度奇快,几乎是和最新的杂志同步推出。里面会电话采访一些本期热门文章的作者,听一听,会加深和加速对他们的成果的理解。

LEGO & LaQ



昨天看到Google的图标变成了这个,就觉得应该是和LEGO有点儿什么关系,果然,刚刚在厕所用iPod看了Boing Boing TV的这个视频,才知道是LEGO的50周年纪念。因为LEGO是个很可以激发人的创造力的玩具产品,想必Google的工程师中有很多是玩儿它长大的吧。

参考:乐高积木

最近在附近的玩具店发现一种新的积木玩具:LaQ,觉得比LEGO还要好玩,LEGO基本上是靠堆积而成,构建的是一个“体”,而LaQ是靠片片拼起来,主要是做“面”。LaQ的部件种类很少,也很小,但因为它的几何属性非常基本,所以可以构造出异常复杂的形状,这一点上,恐怕变化比LEGO还要丰富。可以说是:没有做不出,只有想不到。

“爱国者”登陆日本

算是一则广告吧。

前几天百度在日本的法人正式开始开拓日本市场。今天看新闻说我们的PC附件品牌“爱国者”也开始登陆日本了。日本的代理是OTAS,它在乐天的网上商店是这里。因为刚刚开店,头一个月促销,运费全免!

当然,在日本是不能以“爱国者”的牌子宣传的,只是用了它的英文:Aigo。在国内宣传时采用的诸如“民族精神”这样的字眼也不可能使用了。但Aigo还确实出了不少好东西,加上很多IT门户网站的宣传,相信能卖的不错。

京都的雪

今天中午,突然天降鹅毛大雪,来京都一年了,头一次见到下这么猛。用手机拍了一张:



气温在零度左右?路上还是积不住雪的,也许山里可以存住几天吧。

北海道Tomamu

上周请假一家三口去了一趟北海道。并没有去札幌,直接去了一个叫Tomamu的度假村,它的主页在这里

16号开车出发,路上吃了麦当了早餐,然后很快就到了关西机场,从那里飞北海道的新千岁机场要105分钟,之后乘一个小时多一点儿的急行列车,到Tomamu的时候天刚刚黑,度假村的巴士正在等我们,5分钟就给我们送到了旅馆。一天之内坐了四种交通工具,但好在都不长,并不是很无聊。芊芊也很乖,因为做足了思想工作,对她的第一次坐飞机充满了期待的样子,起飞和降落也没见她不舒服,在飞机上吃了就睡,快降落的时候就笑呵呵地醒了,让我们松了口气。

Tomamu非常大,有不同档次的三家旅馆组成,另外有配套的各种餐饮娱乐设施,冬天滑雪,夏天爬山和高尔夫。我们住的这个叫The Tower,36层的双塔建筑,其中一个好像是近年新涂装成了红绿相间的颜色,很是新奇显眼。我们住在30层,下面的大雪原一览无余。整个Tomamu很大,有村内循环巴士,每15分钟一趟,很方便。



当天晚上吃了顿铁板烧自助餐,然后就带芊芊去冰上乐园了。那里几个冰屋子,有狗拉爬犁,冰酒吧,冰制器皿体验等项目,还有一个纯冰的旅馆,冰房冰床冰桌冰椅,当然上面铺有毛皮,一晚8000日元,并不贵。芊芊最喜欢的是冰滑梯了,带着她上上下下滑了好几个来回。

第二天因为租滑雪用具的手续出了点儿差错,快11点了才拿到雪板,那之前我们俩就带着芊芊去了幼儿雪场,有个缓缓的斜坡,履带将人送到坡顶,一面是小孩儿滑雪的,一面是专门滑爬犁的,这些东西都可以免费的用。芊芊太小,还没办法穿小雪板,就只有我们带着她坐爬犁了。滑下来时虽不见她如何兴奋,但下来之后总说再来一次,看来还是蛮喜欢的。还有各种小锹小桶什么的,可以让孩子铲雪玩儿。

快到中午我回旅馆去雪板,直接换上滑了一会儿。Tomamu的雪场一共是两个山头,中间的联络有点儿不方便,雪道和缆车虽然不少,但雪道彼此很独立,整体的变化比较少。有两年没有滑,刚开始还怕自己不会了,但下到一半就找回了感觉。近年的雪还不是很多,但雪质很好,滑的感觉很舒服,因为是工作日,所以人少得可怜,宽宽的雪道很多时候就我一个人往下冲,很有孤独感。



因为不想因为玩儿而打乱芊芊的生活规律,所以吃完午饭后还是让芊芊好好的睡午觉,妈妈陪着休息,我就又上另一个山头去滑了滑。芊芊醒来后,带她去了那里的泳池:VIZ SPA HOUSE。这里被称为常夏的乐园,一个硕大的玻璃房,里面是一个80乘30米的泳池,入口一面没有台阶,是一个缓缓的斜面,正好适合小孩子玩儿水。每三十分钟有一次持续十分钟的人造波浪,很刺激。大泳池旁边还有很多花样的小池子,有的冒泡泡,有的漂好多彩球,有的中间喷水,还有一个专门的大房间是由550个喷头弄的各式各样的按摩池。芊芊是进了这个进那个,乐此不疲。除了这些还有桑拿浴和露天浴池。去露天浴池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还下起了雪,在那里光着身子零下十几度也不觉得冷。在射灯的光线里,蒸汽腾腾升起,雪花飘飘落下,身在热汤之中,而厚厚的积雪就在眼前,意境超然。在这里玩儿了三个多小时还是意犹未尽,但无奈已到晚饭时间。吃了另一家豪华的自助餐,一家三口满腹而归。



18日的早上,我们一起坐封闭式缆车上到山顶,带芊芊看看风景。然后我和芊芊送妈妈顺初级雪道滑下,刘莉刚开始看来也是没找到感觉,摔了一跤。坐缆车下山时我问芊芊:妈妈干什么去了?芊芊说:妈妈摔跟头去了。

我和芊芊玩儿了会儿雪橇挖了会儿雪后,小家伙好像有点儿冷了,就在旁边暖暖和和的休息室给她讲故事。刘莉滑了几个来回也找回了点儿感觉,可那上山顶的缆车太慢,还没过瘾就已经到了中午。下午她们娘儿俩在房间睡觉,我就又上山了。这次主要就挑战一个带坑坑包包的高难雪道,上上下下五六次也还是不得要领,到最后也还是不能很潇洒地滑下来。

芊芊醒了之后,我俩打算带她去冰场滑冰。滑冰那还是大学时代的事情,掐指一算已经八年没有上冰了,很是激动。本以为可以拉着芊芊在冰上出溜出溜让她高兴,可是小家伙看我们俩都有冰鞋她没有就很不平衡,很不高兴。最小的鞋17号,可她才穿14号的鞋,没办法。勉强玩儿了玩儿就回房间了。连续几顿都是吃的自助餐,今晚决定减量,吃了一顿西餐,觉得正好。

晚饭后就在附近的冰上乐园玩儿,芊芊嘴里就不停的念叨着:气球呢?因为她想起了来的那天晚上看到的热气球。于是决定带她坐一次。可是不同我们到的那天,这回已经是周末了,客人明显感觉多了起来,要坐热气球的也排起了队。芊芊可是兴致勃勃,每次看见热气球喷火她都要叫一叫。可其实自己上去并不如看别人上去好玩儿,因为上升和降落都很缓慢,几乎感觉不到,在五六楼左右的高度停留一会儿,本想照几张相,可相机的感度不够,全都是虚的,还把手冻得够呛。

很快,19日就是离开的日子了。把旅行计划安排的火车向后换了一班,时间很充裕。在等的时间芊芊也一直在玩儿,抓冰块,在雪地踩脚印,很高兴的样子。这种兴奋状态一直在火车上和飞机上都持续着,直到坐上车才在自己的安全座椅上呼呼睡去。

这次家族旅行很悠闲也很充实,不像以前两个人出去滑雪那样奔波劳累,这才叫度假吧。

在Tomamu照的照片选了些在Picasa的影集里,欢迎访问留言:

Tomamu | Hokkaido

严重期待

There's something in the air.


这个Something会是什么呢?如果真的象一些谣言网站预测的那样是个超轻笔记本电脑的话可就酷毙了。苹果的产品线就缺这个玩意儿了啊。

空摄百景看日本


这是“每日新闻社”推出的专栏《空摄百景——季节变换,都市变迁》。2007年中从三架直升飞机上拍摄的照片中选出100张,主题各异,算是对2007年的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