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元素歌

昨天在王老师的BLOG那里看到了一个化学元素歌,但并没有听。歌词溜了一遍,发现除了Gold,Silver,Silicon等几个之外,那些带-ium结尾的词几乎不认识。也难怪,本人从初三开始化学就没入门。

巧的是,今天中午在麦当劳听刚刚下载的最新一期Nature Podcast(MP3), 结尾的时候有一首象歌不是歌的音乐,本来嚼着薯条,透过窗外看人来人往也没在意,可歌曲的结尾听出了“Harvard”一个词,突然想起来这个化学元素歌的词,回来一确认果然没错。可能Nature Podcast的编辑也看了王老师的BLOG?

【题外话】Nature和Science都有Podcast的节目,更新速度奇快,几乎是和最新的杂志同步推出。里面会电话采访一些本期热门文章的作者,听一听,会加深和加速对他们的成果的理解。

LEGO & LaQ



昨天看到Google的图标变成了这个,就觉得应该是和LEGO有点儿什么关系,果然,刚刚在厕所用iPod看了Boing Boing TV的这个视频,才知道是LEGO的50周年纪念。因为LEGO是个很可以激发人的创造力的玩具产品,想必Google的工程师中有很多是玩儿它长大的吧。

参考:乐高积木

最近在附近的玩具店发现一种新的积木玩具:LaQ,觉得比LEGO还要好玩,LEGO基本上是靠堆积而成,构建的是一个“体”,而LaQ是靠片片拼起来,主要是做“面”。LaQ的部件种类很少,也很小,但因为它的几何属性非常基本,所以可以构造出异常复杂的形状,这一点上,恐怕变化比LEGO还要丰富。可以说是:没有做不出,只有想不到。

“爱国者”登陆日本

算是一则广告吧。

前几天百度在日本的法人正式开始开拓日本市场。今天看新闻说我们的PC附件品牌“爱国者”也开始登陆日本了。日本的代理是OTAS,它在乐天的网上商店是这里。因为刚刚开店,头一个月促销,运费全免!

当然,在日本是不能以“爱国者”的牌子宣传的,只是用了它的英文:Aigo。在国内宣传时采用的诸如“民族精神”这样的字眼也不可能使用了。但Aigo还确实出了不少好东西,加上很多IT门户网站的宣传,相信能卖的不错。

京都的雪

今天中午,突然天降鹅毛大雪,来京都一年了,头一次见到下这么猛。用手机拍了一张:



气温在零度左右?路上还是积不住雪的,也许山里可以存住几天吧。

北海道Tomamu

上周请假一家三口去了一趟北海道。并没有去札幌,直接去了一个叫Tomamu的度假村,它的主页在这里

16号开车出发,路上吃了麦当了早餐,然后很快就到了关西机场,从那里飞北海道的新千岁机场要105分钟,之后乘一个小时多一点儿的急行列车,到Tomamu的时候天刚刚黑,度假村的巴士正在等我们,5分钟就给我们送到了旅馆。一天之内坐了四种交通工具,但好在都不长,并不是很无聊。芊芊也很乖,因为做足了思想工作,对她的第一次坐飞机充满了期待的样子,起飞和降落也没见她不舒服,在飞机上吃了就睡,快降落的时候就笑呵呵地醒了,让我们松了口气。

Tomamu非常大,有不同档次的三家旅馆组成,另外有配套的各种餐饮娱乐设施,冬天滑雪,夏天爬山和高尔夫。我们住的这个叫The Tower,36层的双塔建筑,其中一个好像是近年新涂装成了红绿相间的颜色,很是新奇显眼。我们住在30层,下面的大雪原一览无余。整个Tomamu很大,有村内循环巴士,每15分钟一趟,很方便。



当天晚上吃了顿铁板烧自助餐,然后就带芊芊去冰上乐园了。那里几个冰屋子,有狗拉爬犁,冰酒吧,冰制器皿体验等项目,还有一个纯冰的旅馆,冰房冰床冰桌冰椅,当然上面铺有毛皮,一晚8000日元,并不贵。芊芊最喜欢的是冰滑梯了,带着她上上下下滑了好几个来回。

第二天因为租滑雪用具的手续出了点儿差错,快11点了才拿到雪板,那之前我们俩就带着芊芊去了幼儿雪场,有个缓缓的斜坡,履带将人送到坡顶,一面是小孩儿滑雪的,一面是专门滑爬犁的,这些东西都可以免费的用。芊芊太小,还没办法穿小雪板,就只有我们带着她坐爬犁了。滑下来时虽不见她如何兴奋,但下来之后总说再来一次,看来还是蛮喜欢的。还有各种小锹小桶什么的,可以让孩子铲雪玩儿。

快到中午我回旅馆去雪板,直接换上滑了一会儿。Tomamu的雪场一共是两个山头,中间的联络有点儿不方便,雪道和缆车虽然不少,但雪道彼此很独立,整体的变化比较少。有两年没有滑,刚开始还怕自己不会了,但下到一半就找回了感觉。近年的雪还不是很多,但雪质很好,滑的感觉很舒服,因为是工作日,所以人少得可怜,宽宽的雪道很多时候就我一个人往下冲,很有孤独感。



因为不想因为玩儿而打乱芊芊的生活规律,所以吃完午饭后还是让芊芊好好的睡午觉,妈妈陪着休息,我就又上另一个山头去滑了滑。芊芊醒来后,带她去了那里的泳池:VIZ SPA HOUSE。这里被称为常夏的乐园,一个硕大的玻璃房,里面是一个80乘30米的泳池,入口一面没有台阶,是一个缓缓的斜面,正好适合小孩子玩儿水。每三十分钟有一次持续十分钟的人造波浪,很刺激。大泳池旁边还有很多花样的小池子,有的冒泡泡,有的漂好多彩球,有的中间喷水,还有一个专门的大房间是由550个喷头弄的各式各样的按摩池。芊芊是进了这个进那个,乐此不疲。除了这些还有桑拿浴和露天浴池。去露天浴池的时候已经天黑了,还下起了雪,在那里光着身子零下十几度也不觉得冷。在射灯的光线里,蒸汽腾腾升起,雪花飘飘落下,身在热汤之中,而厚厚的积雪就在眼前,意境超然。在这里玩儿了三个多小时还是意犹未尽,但无奈已到晚饭时间。吃了另一家豪华的自助餐,一家三口满腹而归。



18日的早上,我们一起坐封闭式缆车上到山顶,带芊芊看看风景。然后我和芊芊送妈妈顺初级雪道滑下,刘莉刚开始看来也是没找到感觉,摔了一跤。坐缆车下山时我问芊芊:妈妈干什么去了?芊芊说:妈妈摔跟头去了。

我和芊芊玩儿了会儿雪橇挖了会儿雪后,小家伙好像有点儿冷了,就在旁边暖暖和和的休息室给她讲故事。刘莉滑了几个来回也找回了点儿感觉,可那上山顶的缆车太慢,还没过瘾就已经到了中午。下午她们娘儿俩在房间睡觉,我就又上山了。这次主要就挑战一个带坑坑包包的高难雪道,上上下下五六次也还是不得要领,到最后也还是不能很潇洒地滑下来。

芊芊醒了之后,我俩打算带她去冰场滑冰。滑冰那还是大学时代的事情,掐指一算已经八年没有上冰了,很是激动。本以为可以拉着芊芊在冰上出溜出溜让她高兴,可是小家伙看我们俩都有冰鞋她没有就很不平衡,很不高兴。最小的鞋17号,可她才穿14号的鞋,没办法。勉强玩儿了玩儿就回房间了。连续几顿都是吃的自助餐,今晚决定减量,吃了一顿西餐,觉得正好。

晚饭后就在附近的冰上乐园玩儿,芊芊嘴里就不停的念叨着:气球呢?因为她想起了来的那天晚上看到的热气球。于是决定带她坐一次。可是不同我们到的那天,这回已经是周末了,客人明显感觉多了起来,要坐热气球的也排起了队。芊芊可是兴致勃勃,每次看见热气球喷火她都要叫一叫。可其实自己上去并不如看别人上去好玩儿,因为上升和降落都很缓慢,几乎感觉不到,在五六楼左右的高度停留一会儿,本想照几张相,可相机的感度不够,全都是虚的,还把手冻得够呛。

很快,19日就是离开的日子了。把旅行计划安排的火车向后换了一班,时间很充裕。在等的时间芊芊也一直在玩儿,抓冰块,在雪地踩脚印,很高兴的样子。这种兴奋状态一直在火车上和飞机上都持续着,直到坐上车才在自己的安全座椅上呼呼睡去。

这次家族旅行很悠闲也很充实,不像以前两个人出去滑雪那样奔波劳累,这才叫度假吧。

在Tomamu照的照片选了些在Picasa的影集里,欢迎访问留言:

Tomamu | Hokkaido

严重期待

There's something in the air.


这个Something会是什么呢?如果真的象一些谣言网站预测的那样是个超轻笔记本电脑的话可就酷毙了。苹果的产品线就缺这个玩意儿了啊。

空摄百景看日本


这是“每日新闻社”推出的专栏《空摄百景——季节变换,都市变迁》。2007年中从三架直升飞机上拍摄的照片中选出100张,主题各异,算是对2007年的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