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吃钡餐

JST的研究员每年都有个体检,不像以前在德岛大学的时候,是医疗机关来校园里配合学校保健所走一下,JST的雇员散布在全国,所以是我们去医院做非常正规的检查。有视力听力,验尿验血,胸透心电,还有眼底拍照。也许是上了年纪,今年检查的项目里多了这个用钡餐的胃部检查。俩字儿:难受!

首先,为了让胃部减少蠕动,当天不能吃早饭。早上送芊芊去托儿所的时候肚子这个叫啊,后来上坡的劲儿也没有了,就推着上去的。检查之前,还要打一针,是为了让胃部的蠕动停止。这一针可挺疼,到现在还有点儿头晕,也不知道是不是它闹的。然后呢,要喝一种发泡剂,为了产生气体把胃撑开,就像吹气球一样吧。有了气,胃胀,要打嗝放气还不行,必须尽量憋着,否则还要重喝,重灌气。没想到,这憋嗝可比憋屎憋尿难多了,我一共喝了三次才搞定。钡餐的“主食”是硫酸钡,我以为不定多难喝呢,可其实没什么味儿,不是那么难以下咽。喝了这种白汤,就开始上台子上打滚儿了,大夫在窗户里面指示着,一会躺一会趴,侧卧还有几个角度,还要憋嗝,又要屏气。头一回么,角度还摆不太好,大夫出来“塑造”我好几回。这通折腾,持续了能有十几分钟吧。全弄完了还要喝泻药,把钡餐排出来,真痛苦啊。

大夫送我出来跟我说:辛苦辛苦,希望明年您还到我们这里来。555,如果每次体检都像上刑一样的话,次数少点儿不行么。搞临床医学的多努力,开放出简单舒适点儿的方法好不,拜托。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