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能减排

在哥本哈根,大家为如何能够不影响发展的前提下缓解全球变暖的问题争论不休,互不相让。在这个“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哪有人还去管“可持续”这种身后之事。

地球的环境越来越糟,不禁想到现在的学术环境之每况愈下。现在学术界这个热,研究者这个躁。大多数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东拼西凑的倒腾,想让自己变得更热。在这个“文章数引用数才是硬道理”的时代,哪有几个先生还热心于“教育”这种身后之事。

学术界也应该节节能,减减排了。少出些垃圾,多节约一点儿人民的税金。让这个过热的环境也凉快凉快。

可惜学术,所谓无国界,所谓无权威,哪里像COP15那样能提出个数字化的目标,更不用说去执行了。

难之更甚啊。

道歉否

奥巴马同学要来亚洲转一大圈,这几天日本关于此话题比较多,昨天的新闻节目News Zero里做的一个访问很值得思考。

奥巴马表示要访问广岛和长崎这两个倒霉的城市(因为美国的枪击事件,访日延期,好像去不了),那么他会否针对60多年前的两颗原子弹道歉,就成了媒体的焦点。昨天的新闻里分别采访了两个人,一个是美国的,当年扔下长崎那一颗的飞行员;另一个是日本的,九十多岁的幸存长崎老奶奶。

美国的老人说:奥巴马不应该道歉,因为就45年的情况来看,当时的决策是正确的,美国没有必要道歉。根据民意调查,这似乎也是大多数美国人的声音。

另一方面,日本的老人说: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长崎被建设复兴成这个样子,我觉得是对死者最好的交代。奥巴马对原子弹道不道歉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对将来不再使用原子弹作出承诺。

昨天也是日本现在的天皇即位20周年的纪念,在东京的皇居,明仁天皇做了个简单的讲话。他呼吁不要忘记昭和时代日本做过的事情,要为今后的和平作出努力。

与此相对,我们的初等教育还在不断地植入仇恨,一群根本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同学们整天跳着脚让这个道歉,让那个道歉,一有谁道个歉我们就乐得屁颠儿屁颠儿地,剩下的事情都好说,关键就是挣这个面子。何必呢。将来的和平不是更重要么。

Sesame Street 40周年

bigbird-ig

今天Google的Logo变成了这个,点开一看原来是Sesame Street这个儿童节目在美国开播40周年纪念。

恐怕很多中国人对此系列节目不是很熟悉,在台湾将其称为“芝麻街”。我是不久之前打算教芊芊One two three的时候在Youtube上找到这个1972年的节目片段后才慢慢知道Sesame Street这个节目的。不同于一般的动画节目,Sesame Street里面多是用人操纵的木偶来表演,很多片段非常有创意,也有大量的歌舞内容。节目都很短但看得出制作之用心。

在iTunes的Podcast目录里面有Sesame Street的频道。芊芊最喜欢了,我的iPod Touch里面全是这些节目,芊芊自己经常摆弄着看,看完就满嘴跑外星人的语言。

在节目的主页中也有大量节目视频的在线观看,按照各种分类组织的很好,还有各种各样的小游戏,相关内容的下载等等,即使不在美国也一样可以体验人家的创意。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33351

这个人就是Michael Jackson。昨天一家去电影院看了根据MJ生前演唱会彩排时的片花剪辑而成的电影《This is it》。真的,看过之后就像有个幻觉:这个浑身都是发条的人还活着。对他的离去无比惋惜,无比怀疑。

除了结尾出字幕时唱的新歌This is it之外,其他歌都已经熟悉的不得了,他的舞也看过无数遍,可是它还是能让你目不转睛,全神贯注,被他吸引。这就叫阴魂不散?

我想连他自己和此电影的发行公司都没有想到他在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不离不弃地歌迷。上映首日就有两千多万美元的票房,在日本也破了上映初期观看人数的记录,昨天发行公司已经决定将放映由原来的两周延长至一个月(别的国家和地区不知道是不是也会延长)。

看来神话还会继续。

京都之美

kyoto24

在iTunes的Podcast里面看到一个Video Podcast:“京都24节气”。现在还只制作了两期,但已经可以看出其用心。那里陆续将会按照24个节气,把京都这个城市的万千变化展示给你。里面解说是日本语的,听不懂也没有关系,只看风景就好了。

京都二十四节气的主页在这里。不使用iTunes的同学也可以直接在主页上看视频。另外同一个公司还制作了个叫“万叶集”的视频Podcast。用同样的概念,用日本的风景来讲解这1200年前的日本最古老的诗歌集。

折腾完了

这些天有点儿折腾大劲了。从14号到昨天21号,一个星期我做了六次飞机,到过六个机场,中间的巴士,电车就更不用说了,到现在脑袋还嗡嗡的振,身子也还有一种不着地儿的感觉。

数一数这几天的交通工具:

14日:出租车到京都站,巴士伊丹机场,坐飞机那霸机场,然后又坐飞机石垣岛机场,最后租车到住地。

16日:坐船到竹富岛。然后坐水牛车在村子里转了一小圈,晚上又坐船回来。

17日:和14日基本上反着,除了机场不同。还车,然后坐飞机到那霸,再坐飞机到关西机场,然后坐巴士到京都站,打车回家。

18日:骑摩托到火车站,坐巴士关西机场,坐飞机飞到北海道新千岁机场,然后坐巴士到札幌车站,再坐旅馆的巴士到旅馆。

19,20日就在旅馆开会,连门儿都没出。21日又和18号基本上反着来,坐巴士到火车站,再坐巴士新千岁机场,坐飞机神户机场,乘轻轨到三宫车站,换电车到京都站,最后骑摩托回家。

什么叫折腾,这就叫折腾。收获是,这些天在路上用iPod的Stanza把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看完了。

景观是国民的财产

昨天打开电视看新闻,想瞧瞧我们的阅兵的镜头,可News Zero的第一条新闻不是我们的60大庆,而是日本的一个“官”和“民”的官司判决,觉得挺有感触,简单介绍一下。

话说日本广岛县的福山市有个小小的海湾,叫Tomonoura(鞆の浦),这里有个小渔村,它的街道和船港至今还保持着江户时代的景致,据说每年都能吸引百万游客。日本的动画巨匠宫崎骏曾在这里住了两个月,并以这里的风景创作了《崖の上のポニョ》(來自於崖上的金魚姬)。可是也正因为村庄老旧,街道特别窄,给当地的居民也造成了很多的不方便。这个时候广岛知事(相当于我们的省长)来解决问题了,他立案要把这个湾填海一部分然后造一座180米长的跨湾大桥。按说,这个方案已经很人性化了,这要是叫咱们的政府,一声令下,干道两边的房子就全拆了扩路就ok了。可是这样也还是有很多当地居民反对,他们认为,在海湾建这么一个水泥的东西严重破坏我们当地的风情,于是把省政府告上法庭,要求撤回建设计划。

这不,昨天广岛地裁(相当于省高级法院?)判决政府败诉,判决书上写到:“法律要保护住民的景观利益”;“这里的景观有文化和历史意义,属于国民的财产”。

在日本,因为保护景观而终止大型基础建设的案例,这也是头一回。会为将来类似情况产生影响和提供参考。

相比之下…………,哎,就不说了。

回来了

昨天从长春回来了。想想来日本这么多年,这次好像还是第一次纯私人性质的回国,以前都是利用公差来来回回。

上个星期赶上日本的一个五连休,今天上班一问,很多日本人也都放假回家了,听他们讲如何在家睡大觉真是羡慕,因为我们回国是没有什么休息的,感觉忙忙叨叨,很是疲惫。

最多的时间是用在吃饭上,最大的不协调也是在吃上。因为现在已经不再是刚刚来的那几年那么饥渴地想吃这吃那,每天的大鱼大肉让胃不堪重负,让嘴也失去了知觉,吃啥都是一个味儿似的。印象最深的却是我和老婆大人两个在外面小摊儿上的一碗豆腐脑。

在国内的时候偶尔也上网,这才知道GFW的威力,像Youtube, Twitter, Facebook这些代表先进生产力的网站都统统阻断,好在Gmail和Google Reader都能上(但是没有出现在Google首页的工具菜单里),还不至于耽误事儿。我自己的域名还能上,可使用Blogger DNS服务的blog.ma-yue.net和mqq.name都是出错信息。

最后回来坐飞机还出了一个让人窝火的事儿,在这里叨咕叨咕。

去签票的时候,里面的人告诉我们叫LIU LI的已经办完票了,可这怎么可能呢?我们刚刚被别的窗口轰过来的。后来一查弄清楚了,原来有个叫LIU PING的,被按照我老婆的名字发了票。在没有任何人道歉的漫长等待之后,给我们发了票,等我们过安检的时候,被广播催促让我们几个尽快登机。

飞机到了大连,我们需要出来办理出境手续,可是长春犯的错误并没有传达到大连这里,我们在那个叫LIU PING的之后登机,就又被拦住,结果我被留下在所以乘客登机之后详细说明了情况后才被放进去。大连这里还算负责,赶紧把那个LIU PING找到核实身份,而这一步应该是在长春飞机起飞之前做的。可见管理之松散,责任之混乱。

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日本,至少会有一堆的相关人士会出来向我们鞠躬道歉,而在贵国,好像错就错在我老婆姓LIU。

哎,每次回去都会惹我发些牢骚,怪只怪我心胸狭窄,少见多怪了。

谨以此祝贺贵国60周岁。另外附上今天看到的一幅漫画,关于放假与压力。

九月

近年的夏天似乎还没有开始就这么过去了。家里的空调还一次都没有开过,也没有洗过凉水澡。今天连研究室都不开空调了,门窗一开,清爽怡人。

真的秋天就这么来了么。虽然舒服,但也不太正常啊。超市里面的蔬菜水果都涨价,据说和这个多雨凉爽的夏天天气有很大关系。

MBA修好了

本来以为要两三个星期,结果一个多礼拜,MacBook Air就给送回来了。报告书说是更换了主板,真是硬伤。花了将近5万日元。打开后一切如常,SSD硬盘并未收到影响。

下午就跑去京大生协买了两个雪豹的升级盘,一个给MBA,一个给MacPro,都武装上再说。现在刚刚开始用,第一印象是空闲硬盘增加了好多,不像Windows越装越大,这Mac OS是越来越轻。因为SSD的硬盘比较小,经常捉襟见肘,这回稍稍有了些余地。虽然现在还没有怎么用,但一些评论已经看过了,很多细微之处的改进都很方便,比如大图标的预览,Preview单栏的文字选择等。如发现更多惊喜,定会及时报告。

snow_leopad

十年

这个帖子应该是昨天写的,但忙别的事儿没抽出时间和心情,今天也不算晚。

整整十年前,1999年8月27日,我登陆日本。五年纪念日的时候我在香港,写了个流水账。一晃,又一个五年。想一想,目前为止的人生竟有三分之一都在这片土地上度过了,不禁感慨。

这十年是快乐的。特别是娶妻生女之后,那种归属感让你觉得这里不再是异国他乡,因为这里有个家每天都在等着我。

这十年是顺利的。恩师,朋友,合作伙伴。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总有贵人相助。让我有点儿担心我的运气会不会都在年轻时用光了。

这十年是批判的。从前坚信不疑的,现在发现都是笑话。从前孜孜以求的,现在看也并不重要。从前有的很多习惯,后来慢慢荒废,现在又觉得可惜。

十年真的仅仅是个开始。到了京都之后常常试着规划规划以后的生活,才发现我们原来才刚刚有了那么一点点还不牢固的基础,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算“安居乐业”。下一个十年会是什么样儿?真是雾里看花,前途无“亮”。

索性不去想了,十年前上飞机的时候哪里想到会有今天呢。就当今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未来的十年还是一个新鲜的,充满惊喜的十年。

这些天很闲,看了不少书(用iPod Touch的Stanza)。现在在读一本香港的词人林夕写的《原来你非不快乐》。他的歌词就不用说了,现在看书发现他的很多生活哲学也跟我很有共鸣。在第一章他就提到宋词中他的最爱:《定风波》-苏轼。不禁一震,因为这首词是我在中学时也是看过一遍就爱上的啊,曾经把它写的到处都是(我的所有课本从封面到封底全是字。)。就把它放到这里作个纪念吧。

dingfengbo

雪豹

苹果的Snow Leopad抢在Windows7之前推出,不过也无所谓了,什么时候出来它也是最好的。如果拿去修的笔记本回来的时候是装好雪豹的就酷毙了,可惜坏的好像不是硬盘。

hero_osx_20090824

我的Macbook Air倒下了

这些年我用过的电脑可能有十几台了吧,终于,有一台用坏了。以前也有过两台笔记本生病的,但都是硬盘老化,换个新的就又复活了。这次倒下的是我心爱的Macbook Air,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启动不起来了。

症状很简单,开机后还有那振奋人心的一声锣响“锵~”,然后屏幕就苍白着,蜂鸣器发出呻吟,“不-不-不”,三次,如此反复,没有结束。

于是像对待其他电脑一样,先动个小手术再说,打开Macbook Air的后盖后看机器的内部,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都要简单,一块大大薄薄的电池,一个SSD硬盘,一个小风扇,和一个CPU,内存等整合在一起的主板,剩下的就是不起眼儿的小零件。也正是这高度的整合,降低了其扩展性。内存失效也许是这次驾崩的原因,可是我对它的内存什么也做不了。无奈之下,将各个部件复位,第二天拿到学校跟苹果的客户服务联络修理。恐怕要两三个星期才能搞定,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下个月东京的会议。

不知道有没有读者也有类似的经验。

Happy Birthday

iPhone App之Fastfinger

三国演义?

这几天看很多IT界的或者是关心IT界的人士议论Google将要推出的操作系统ChromOS。大家都拿它和微软即将推出的Window7来作比较好像这是一个两雄相争的故事。其实我看这其实是个三国演义,即使是两雄,也应该是Google和Apple的战争而不是Google和MS。

微软是一个越来越微越来越软的公司,象征着前20年的PC时代,可看这些年的发展来看,这注定是一个要瘦死的骆驼,剩下的就是一个比马还大的躯壳,毫无生机。唯一吸引眼球的就是频繁更换的名字,MSN换了好几次名字了;操作系统XP,VISTA,这回是7(欺);搜索引擎从Live(生)变成了Bing(病)。瞧他这些名字起得。在操作系统上,虽然Window的份额一直领先,但用过苹果MacOSX的人都知道,都可以很骄傲的说MacOSX比Windows优秀的不只一点点。微软在数字音乐领域也远远没有对苹果的iTunes+iPod市场产生丁点儿影响,它出的那个播发器叫什么我都想不起来了。微软的失败这几年才刚刚开始,而且还会继续。所以说三国鼎立把MS算上我觉得都有点儿牵强。

将来的对抗(也许也是合作)注定是Google和Apple之间,而这个其实是从去年才刚刚开始,那就是在Google推出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之后。以前这两家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苹果专注于Mac和iPod,而Google则集中在网络应用上。现在苹果有了iPhoneOS,Google有了Android,两家才有了交点。下一步Google要搞在Netbook上的操作系统,而Apple的类似Netbook的产品也似乎正在路上。所以我说这里其实没有微软什么事儿。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的Netbook都是安装WinXP,连Vista都跑的费劲,更别说下一个什么7了,所以如果有其他的选择,微软的Windows就会被扔到。

Google和Apple都是我巨喜欢的两家公司,简单分析一下就会发现他们的下一步还是各有侧重的,不一定会有真正的正面交锋。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苹果是软硬兼施的,它自己搞硬件然后自己开发软件,所以它有足够的能力可以避开竞争,另辟蹊径去开辟新的天空。而Google是要依附于硬件开发商,而且它的产品,包括即将推出的OS,都太依靠网络,虽然移动网络越来越普及,可在internet anywhere的时代真正到来之前,Google的产品恐怕多少还是会收到限制。

所以说三国演义(M,G,A)可能不正确,应该说是双雄(G,A)逐鹿,但我更希望是能够合作的绝代双骄。

扫堂腿

按理说楼都倒了,“官方”都给了解释了,我们就去理解消化就好了么,就像小时候老师要求我们背政治题,不理解没关系,先记住,记住之后再加强理解。别说,很多事儿还真就理解了,而且还挺透彻。但是有些事儿就是能让大家去思考,去猜疑,去刨根问底儿。我们知道这样很不和谐,很不厚道,但愣要瞪着黑色的眼睛去摸黑寻找光明就是人类的本能吧。

功夫片谁都看过,当使出旋风腿命中对方头部的时候,对方会向踢的方向飞出,逼真一些的会有血和汗也向同一方向飞溅。而当使出扫堂腿攻击对方下三路命中的话,对方通常会向相反方向倒下,如果是黄飞鸿的话还会上手把你转一圈后还站在原地。现在我不明白的就是这楼明明是中了扫堂腿,却还倒向了另一面。这个电影拍的太不专业了。

莫非是此楼想要旱地拔葱躲开扫堂腿却不慎摔倒在地?

不动产

看了这个新闻,就知道了,在中国,投资不动产是绝对不会赔地!房子卖的差不多后把楼弄倒,剩下的就是银行和买主的事儿了。

不动产这个词在别的地方,不动的是地和房,产是变的,能涨能跌;而在中国,不动的是产,只涨不跌,但房和地是动的,说倒就倒了。

哎,这年头儿,有的豆腐不按块儿卖了,按平方米卖,一平米动辄两万,但是还是不如按块儿卖的豆腐有营养。

SpeedText @ iPod Touch

本贴全部在初代iPodTouch上完成。

给钱都不一定有人要的博士后

以前几次提到过日本的博士后问题。简单地说就是从事研究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而提供给他们的固定教职却紧缩,造成合同工“博士后”的数量在日本近年激增,如何给他们(我也在其中)找出路成了一个社会问题。

这不,又推出了一个新政策:高度研究人才活用促进事业。为了鼓励企业来雇用博士后,政府为提供职位的企业每人480万日元的补助。这就相当于企业雇用博士后可以将近一年不用给开工资。此计划7月1日实施,截止到8月10日。预计可以处理掉100个人左右的博士后。不知道这个计划能不能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花掉政府准备的这5亿日元的预算。如果在期限内没有那么多企业来给萝卜挖坑,政府岂不是很尴尬啊。

瞧,这就是我们的生存环境,要倒贴钱,还不一定有人要。

分享经验:免费的iPhone手写笔

刚刚搞定了一个iPhone用的手写笔。跟大家分享一下。

iPhone&iPod Touch因为不是压感的输入,所以不是随便一个棍子就可以实现输入的。而手指有的时候还是太粗,不好控制;用手指和握笔不一样,写字也比较难看,所以,一个笔状的东西有些时候还是必要的。有两个条件必须满足:一,导电;二,要有足够大的接触面积。网上有用铜丝的,有用按扣的,甚至还有用火腿肠的,都各有利弊,但都不是顺手拈来。刚刚考虑这个问题看到桌角堆的一堆用没电了的电池,抓来哗啦哗啦还真行。

(1)五号电池有点儿粗,和手指差不多了。(2)正极的头有点儿小,没反应。(3)七号电池的负极正好。(4)还是稍稍有点儿硬,偶尔有反应不良。(5)电池的型号不同也许性能也不同,试着找到自己的合适选择。(6)两三节粘到一起就更像笔了。

来看看写字的效果。用手指是很难写这个大小的字的。

14971578-427779cda8c0e0ef5245d1ba427af8cd.4a4acf97-full

注:写字画画有很多Application,这张用的是Sketch Pad。

再来一个用iShodo和电池在iPod Touch上画的字。

PRL求精

在这个“学术”论文泛滥的年代,期刊杂志作为论文露脸的地方,通常也是“与时俱进”,原来一月一期的变一周一期,原来200页一期的出500页,同时还有各式各样的“新”杂志如雨后春笋,于是现在放眼看去就是一片茂密的笋,还挺立的竹子越来越少。

比较典型的事例就是,年初的时候Chaos, Solitons & Fractals这个杂志的主编M. S. El Naschie退休,他在任期间自己发表了数百篇文章,很显然恐怕是没有什么“审稿”。而且该杂志几乎没有什么标准地接收文章,致使年初时居然有900余篇in Press(现在已经剩下400多篇了),于是不得不做出“暂”不接收任何投稿的决定。

Currently we have many accepted Chaos, Solitons and Fractals papers waiting to be published. We feel it is inappropriate to keep scientists waiting too long before their research paper is published and therefore, for the moment, we are not accepting any new submissions to the journal Chaos, Solitons and Fractals.

We trust you understand our decision and we hope you will find another suitable journal for publication of your research paper (please have a look at: www.elsevier.com). We apologise for any inconvenience and please do consider us again for your next upcoming research paper.


与此相对,刚刚有PRL(物理评论快讯)的编辑的群体邮件,说他们觉得目前每周80篇的文章太多了。从今往后需要提高标准,只让更好的文章出现。下面是邮件全文:


We at Physical Review Letters always look for ways to do better at our core mission, which is to provide the physics community with accounts of crucial research in a convenient format. PRL at present publishes about 80 Letters per week, and we Editors, and many readers of PRL, have concluded that these cannot all discuss crucial research, and that it is too large a number to be convenient. This view is also held by our editorial board and by others, as we know from a wide range of exchanges with our colleagues.

As a result we will reaffirm the standards for acceptance for PRL. The criteria will not change fundamentally, but we will work to apply them with increased rigor. To meet the PRL criteria of importance and broad interest, a Letter must

1) substantially advance a particular field; or

2) open a significant new area of research; or

3) solve a critical outstanding problem, or make a significant step toward solving such a problem; or

4) be of great general interest, based, for example, on scientific aesthetics.

We are confident that this initiative will lead to a journal that is better able to attract the best papers, because it will provide a more exclusive platform for those papers, and thus impart a higher profile to the most significant results. We also anticipate that a renewed focus on the characteristics that underlie importance and broad interest, as listed above, will lead to a more accurate selection process. As we reinvigorate the PRL criteria, we will also make every effort to make decisions promptly. This will enable results to reach the community in a timely fashion, whether in PRL or in a more suitable venue.

For this effort to be successful, authors must submit only results that meet at least one of the above criteria. Referees must judge breadth of interest based on impact both in the specific field and across field boundaries, and must support favorable recommendations with substantive reasons to publish. Editors will be more discriminating in both their own evaluation of manuscripts and their interpretation of referee reports. In support of these efforts we will revise our statement of Policies and Practices and our Referee Response Form.

We will carefully monitor the impact that application of reaffirmed standards has on the physics community. The process will necessarily be gradual, as authors, referees, Editors, and Divisional Associate Editors become familiar with more rigorous application of PRL requirements. This will also allow time to correct for any unexpected deleterious effects. Although we do not plan a specific numerical target, we do wish to make a significant change in the number of papers we publish.

We note that there are many papers that are valid and important in their area, but are not at the level of importance or broad interest that is necessary for PRL. There are also papers of great importance for their field and/or of broad interest that simply cannot be presented in a letter format. The Physical Review journals have high standards and unmatched reputations and are natural venues for such papers.

We know that these changes will lead to some disappointments. We are convinced, however, that a more selective PRL will communicate the best physics more efficiently.

Sincerely,
The Editors


如此,才是一个顶尖杂志的本色,才是对学术界负责的态度。

渐行渐远

赵本山:这个可以有!
小沈阳:这个真没有!

27846101

下面的照片来自路透社

r

转载个笑话(真事儿?)

源引自: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34761

某大公司引进了一条香皂包装生产线,结果发现这条生产线有个缺陷:常常会有盒子里没装入香皂。总不能把空盒子卖给顾客啊。他们只得请一个学自动化的博士后设计一个方案来分拣空的香皂盒。博士后拉起了一个十几人的科研攻关小组,综合采用了机械、微电子、自动化、人工智能和纳米等高科技,花了几十万,成功解决了问题。每当生产线上有空香皂盒通过,两旁的探测器会检测到,并且驱动一只机械手把空皂盒推走。

中国南方有个乡镇企业也买了同样的生产线,老板发现这个同样的问题后也大为发火。他找了个小工来说:“你他妈给老子把这个搞定,不然你给老子爬走。”
小工很快想出了办法:他花了90块钱在生产线旁边放了一台大功率电风扇猛吹,于是空皂盒都被吹走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

(1)知识并不一定都是生产力;
(2)能吹是多么的重要!

幸福

本文和幸福无关,和政治有关。

看新闻说日本又有人成立了一个新的党,党的名字居然叫“幸福实现党”。准备参加下一届的众议院选举。我对日本的政治没有什么研究,就是觉得挺好玩儿的。这个党席位多了大家就会幸福了么?

组党的哥们儿原来有一个宗教团体,名字也挺有意思,叫“幸福的科学”。比叫这个“功”那个“教”的要少了那么点儿玄玄的味道,让我觉得有点儿象一个搞心理学的研究所的名字。

日文新闻请见这里

轮回

看到一个获奖(Gold Pencil for Design (Public Service Poster))的海报,是关于反对伊拉克战争的。创意很妙,一张平平的海报被贴到圆柱上后,首尾相接,本来指向“敌人”的枪口却顶到了自己的脑后,暗示了这是一场没有胜者的战争。英语的口号是: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就是我们汉语讲的的“轮回”或者“因果报应”吧。

200904122243160jpg

线性系统和非线性系统的区别就是这么大。海报一共四组,请看这里

外国人研究者手册

ku_handbook

京都大学更新了它的外国人研究者手册(汉语版)。看了看,涵盖在日本生活的方方面面,虽然很多内容都只是针对京都,但对于一般的外国人也很值得参考。

下载地址

Dropbox

如果你和我一样需要经常在不同的电脑之间切换,如果你需要发送文件给朋友或同事,如果你和其他伙伴合作处理某些文件,那Dropbox。

注册一个Dropbox帐号,并安装它的客户端软件,它会使你本地的Dropbox目录和网上的空间自动同步。这样你不需要在不同的电脑之间拿着USB插来插去。


  • 当你打开家里的电脑时,你在学校处理的文档会自动地更新到本地硬盘,反之亦然。

  • 如果你设置了一个共享的目录,并指定共享的用户,那么你的电脑里那个目录的变化会自动更新到对方的硬盘上,对方对文件的操作也会即时地更新你的文件。

  • 还有一个Public目录,是可以供任何人访问的,你把文件拖到那个目录里,然后在文件上单击右键,会有菜单让你拷贝此文件的网址,因为这个文件已经自动地上载到了你的Dropbox,然后你只需要把那个地址发送给别人,对方就可以下载了。

  • 以上操作都不需要打开浏览器,你只需要在本地拖来拖去就OK了,一切文件的交换都在后台自动完成。

  • Dropbox给免费的用户2G空间,可以付费升级到50G。



上面是广告,下面是推广。如果你点击下面的链接来注册你的Dropbox帐号,你和我都会获得250MB的免费额外空间。同乐同乐,何乐而不为?

https://www.getdropbox.com/referrals/NTIxNTk2NDk

研究费比GDP

日本总务省发表了一个调查结果:所有的科学技术研究费占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例日本是调查对象中最高的(3.61%);每1万人口中研究者的人数日本也是最多的(55.5人)。

研究费的总量来讲日本是第二位,18兆4631亿日元,美国是第一位:43兆4000亿日元。而按照占GDP比重来算日本是3.61%首位,第二位是韩国(3.23%),第三位才是美国(2.66%)。中国的总研究费是10兆8000亿日元,仅次于日本,第三位。可是占GDP比重只有1.42%,排在德法英之后。

从研究者人数上看,第一是美国:1,838,000人,中国其次:1,224,000人,而日本是第三:709,691人。根据近年的数据,中国在人数上的增多是十分明显的。而按照人口的比例来算,每一万人中,日本有研究者55.5人,美国有46.8人,韩国是41.4人,而中国是9.3人。可见多么大的数字在中国被人口一除就没有了。

详细请看总务省发布的数据(日语)。

论文剽窃的问题

最新的一期SCIENCE(3月6日)的POLICY FORUM专栏刊登了一个有意思的文章,是关于论文剽窃的各方反应的调查。

德克萨斯的研究人员用工具自动对MEDLINE数据库中的论文进行对比调查,从文字表现,引用文献等相似度判断,抽出了212对有可能涉及剽窃的文章,他们有高达百分之七八十的相似度。然后他们综合一些其他信息对其中163对文章的作者和杂志编辑发布了问卷,回答数很高,有144个反馈。

在接到问卷之前有93%的原作者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文章被抄袭,基本的反应是愤慨。

而抄袭者的回答就多种多样,(1)有28%完全否认,(2)有35%承认有“借鉴”了以前的研究并基本上做了道歉,(3)22%的说主要是合作者或者学生写的文章,本人并不太清楚,(4)另外还有17%比较搞笑,说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为什么出现在了文章中。

如果这个调查在中国做,结果可能会有很大的不同,恐怕(1)和(3)的比例会接近100%,至少从已经被揭发出来的某些Case来看,基本上都是“打死我也不说”的态度。

原文中还介绍了几个工具来查找抄袭的文章,不知道有没有人有这个需要,看看自己的文章是否被剽窃,或者用来找找是否曾经有人曾经做了类似的工作。

There are now dozens of commercial and free tools available for the detection of plagiarism. Perhaps the most popular programs are iParadigm's "Ithenticate" (http://ithenticate.com/) and TurnItIn's originality checking (http://turnitin.com/), which recently partnered with CrossRef (http://www.crossref.org/) to create CrossCheck, a new service for verifying the originality of scholarly content. However, the content searched by this program spans only a small sampling of journals indexed by MEDLINE. Others include EVE2, OrCheck, CopyCheck, and WordCHECK, to name a few.


很遗憾,目前的工具还只能是揭发剽窃,而对于更有技术含量,更有危害性的:论文造假还是毫无办法,只能考学者们的自觉,揭发机制还有惩罚措施来约束了。

附上原文中的回信抽样的图片:

plagiarism

滑雪

终于,在冬天要结束的时候,一家人出去滑雪去啦。本来一直惦记的北海道重游因为种种原因搁浅,于是选了个近距离的雪场填补今年的空白。地点是歧阜县的DynaLand滑雪场。

p1070815

请了两天假期,租了一辆汽车。周一早上出发,不到三个小时到达,在雪场边上的旅馆办了手续,吃了午饭就开始玩儿了。因为有芊芊一起,我和孩儿她妈分头行动。她配芊芊在儿童雪场玩儿雪橇,我去滑。

上到山后有点儿懵,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滑好了,下了两个斜坡后才找回了感觉。之后就一直在上级雪道滑,很过瘾。DynaLand号称是西日本最大规模的雪场,虽然缆车老旧了一点儿,雪道还是不错的。上周降温,下了不少雪,但周末又突然升温,雪有点儿融化。到了下午4点,大山的影子笼罩过来之后,明显觉得脚下发硬,冰碴咔咔的声音还是很明显。

p1070849

第二天老天爷翻脸了,下起了蒙蒙细雨,能见度也很低。我陪着芊芊玩儿,孩儿她妈去滑。这里的儿童雪场没有传送带,要自己拉着雪橇往上爬。芊芊很来劲,爬上去滑下来。玩儿的很高兴。近日会在她的Blog那里放上短片。

到了中午天气也不见好转,一家人便打道回府。之前先去了那附近的牧华温泉吃午饭,然后泡了一泡休息休息之后才上路。

孩儿她妈因为很久不坐汽车,加上上山下山,晕车晕的厉害。看来以后还是坐飞机去北海道连住几天那种舒服,不过要等明年咯。

实话实说不行么?

今天早上,还是听中国之声,还是有某人报告春节期间的出行情况。不同的是:从“没有发生死亡三人以上的交通事故”到“没有发生死亡五人以上的交通事故”。

“有交通事故,死亡N人”这个事实非要来个双重否定,改成“没有死亡N+1以上的交通事故”。真的是中国之声啊。代表了一种中国式的说话方式,听起来让人不能不觉得不和谐。

牛年牛

昨天大年三十儿,幸好是个星期天,让我们还有点儿时间准备了个一般丰盛的年夜饭,也请了朋友来,还不算冷清。

借助网络,春晚也很流畅的看了,一如往年,还是赵本山带给了我们唯一的快乐。

闭上眼,又睁开,发现就是大年初一了。但对我们来说就还是普通的星期一一样。送芊芊去托儿所后给家人打电话拜了个年,然后就来上班了。

早上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一套节目:中国之声。参访了某领导介绍昨天三十儿晚上的交通情况,那人说,昨天的交通情况非常好,没有发生一起……我正感叹中国已经和谐到了这个地步,那厮接着说……死亡超过三人的交通事故,也没有堵车的现象。然后女主持人也幸福的回应:啊,这对赶回家过年的人们来说真是个好消息。听到这里我才明白,我们对和谐的要求还是蛮低的么。

祝愿牛年是个好年。

裁员裁员裁到大学了

日语里也有“景气”这个词,在汉语中通常用作形容词,而在日语中它是个名词,如:景气很好,景气不好。它的发音是:Keiki,和蛋糕的发音差不多。很多年前日语不好的时候,在一个工厂里打工,一个老钳工问我:中国的景气怎么样?我纳闷,没事儿问我中国的蛋糕好不好干嘛啊?确认了几遍还是蛋糕,我就告诉他,我在中国的时候不怎么吃蛋糕。

上面是我真实的笑话,下面是严峻的真实的新闻。

从去年年底,消费紧缩,日元独高,世界各地传来一片裁员之声,这不昨天SONY宣布巨额赤字,裁员!连微软也说要世界范围内裁员5000。日本很多工厂解雇了“派遣社员”。不禁想起和我脚前脚后毕业的几个朋友,他们都被“派遣会社”雇用,然后被派到大公司去上班,有的几年后就回国了,看来选择真是明智。

产业界裁员旋风如今刮到了大学,而且还是日本第二的京都大学,这是万万没有想到的。2005年,日本的国立大学法人化,助教,事务,研究员等职位全都变成了任期制,合同5年。明年三月就是这第一批法人化后采用的人到期的时间。今天京都大学宣布,将对其中的100人左右不再续约,说白了就是解雇。这从一定的侧面反应了大学也面临着一定的经济压力。法人化之后,政府的拨款逐年减少,这个缺从哪里补?

用全拼打“裁员”,就会出来“财源”的候补项,可见汉语之博大精深。对,裁员=财源,特别是在工资比较高的发达国家,裁员是最好的财源来路。100个人,在日本少说按照年薪400万来算,一年就是4个亿,三千多万人民币啊。

京都大学尚且如此,很多小大学岂不更难?

看这个不像看别的负面新闻那样隔岸观火,因为这就发生在身边,好像公司里对面桌子的同事卷铺盖走人了,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轮到自己。

不同于产业界裁员的无奈,学术界的工作的朝不保夕,很有可能会造成正反馈,打击信心,推波助澜。要知道,日本在战后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减少对教育的投入,可现在是怎么了?

ku-restructuring

头版头条:产经新闻

Sankei News

今天产经新闻的头版头条如上图。日语的“世论”就是我们的“舆论”,“民意”的意思。文章网络版在此,大意就是说今年将会是非常敏感的一年,我们永远正确的党将会强化对舆论的统治,不对,应该说是“引导”。

文中没有提到老罗的牛博网域名被停止解析的事情。我昨天晚上想上牛博的时候出错还没有多想,因为没想到牛博网上的内容也会超过底线,但现在看是我们抱有的幻想又一次错了。

今年要比08还要险。

金山词霸

昨天的MacWorld的苹果新产品发布中,并没有出现我十分期待的新版Mac mini,觉得略有失落。但却从苹果网那里看到一个“旧”闻:金山词霸有了它的Mac版。去了一看,原来金山词霸还有iPhone版,着实小小地吃了一惊。看来苹果及其相关的产品开发在中国也慢慢的受到重视了。

zz721034c8


还有什么理由不选择苹果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