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

众望所归,苹果在昨夜发布了它的平板机iPad。也许是乔布斯在召唤,我半夜3点15分就醒了,打开枕边的iPod上苹果的网站,看到了iPad的页面,简单看了一下配置,然后很欣慰地接着睡觉。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看了官方的视频

第一印象是这就是一个放大了的iPhone,大小相当于B5纸,操作系统也是iPhone OS,不过是为iPad优化了的。硬件上的进步除了9.7寸触摸显示屏外主要就是它的1GHz的A4芯片。软件上,图片,日历,记事本,Mail等都有不小的改进,让用户有更炫的体验,除此之外最大的亮点应该是iBook以及配套的iBook Store,但这慢慢推广到非英语的国家应该还需要一段时间。原来的iPhone应用可以直接运行,但要获得大屏幕的体验,恐怕还需要开发者们作相应的升级。最最最出乎意料的,恐怕还是它的价钱,起价499美元,这恐怕会让很多Netbook都靠边站了。而且还有3G的配置,如果和运营商有比较合理的套餐,应该会更有杀伤力。日本这边的价格以及3G的方案还没有公布,但3月底上市之前应该会有定论。

虽然很想要,但我应该不会买,除非有那笔闲钱。最高兴的人群应该是那些画画的吧,用这个尺寸的触摸屏搞创作肯定比在iPod上爽多了。总在外面码字的人应该也会想要,因为大号的触摸键盘可以让你把十个指头都用上。对一般用户而言,恐怕这就是一个超酷的游戏机,电子相框,电子图书。相对于iPad,我倒是更希望苹果推出带摄像头的iPod Touch,这样我就不用换iPhone了。

还有,我觉得iPad的屏幕边框有点儿宽了,其实整个尺寸也没有必要做到那么大,有A5或者B6那么大就足够了,还可以再轻些。另外iPad也没有摄像头。如果通过系统的升级,能够支持外接USB存储器,多任务,就更好了。看看iPad二代三代能不能实现吧。

朝三暮四的本意与今意

刚刚看了一个新闻。在议会辩论的时候有议员质疑鸠山首相说民主党在把第一次预算案中被砍掉的钱又在第二次预算案中贴回去,说这是“朝三暮四”,然后问鸠山知不知道朝三暮四的意思。鸠山回答的时候很自信地说“俺知道”,然后就解释,结果解释的是“朝令夕改”,思为总是变卦。于是贻笑大方,说鸠山不懂成语,上了新闻。

可新闻中给出的朝三暮四的解释确是让我也觉得孤陋寡闻,在这里共同学习一下。

在我的理解中,朝三暮四意思是人不定性,总是改主意,本质上和朝令夕改也差不多。查金山词霸也解释朝三暮四为时常改变主意计划等。这么看那鸠山也没错啊。可实际上朝三暮四的意思在中国发生了变化,而在日本还保持着最原始的意思:玩弄手法欺骗人。典故如下:

宋有狙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匮焉,将限其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诳之曰:“与若芧,朝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怒。俄而曰:“与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

译文:

有一个养猕猴的老人,他很喜欢猕猴,养了一大群猕猴,他能理解猕猴们的心意,猕猴们也得到了老人的关心。老人减少全家的口粮,满足猕猴们的欲望。然而过了不久,家里缺乏食物了,他想要限制猕猴们吃橡实的数量,但又怕猕猴们不顺从自己,就先欺骗猕猴们:“给你们橡实,早上三颗,晚上四颗,足够吗?”猕猴们一听,都站了起来,十分恼怒。过了一会儿,他又说:“给你们橡实,早上四颗,晚上三颗,足够吗?”猕猴们听了都趴在地上,感到很高兴。


所以朝三暮四的意思有两个角度,第一是从养猴人的角度,意思是用花言巧语或无实质的改变来进行欺骗,这就是议员骂鸠山的意思。而如果从猴子的角度,意思就是只看眼前利益而被没有看到本质。这两个意思在日本的字典里有:目先の違いに気をとられて、実際は同じであるのに気がつかないこと。また、うまい言葉や方法で人をだますこと。另外在日语里还有一个意思就是谋生:生計。くらし。(日语参考来自大辞源)

而在汉语中,这个词的本意已经很少被使用,怎么就变成了反复无常的意思了呢?可能就是因为我们总是忽略本质看现象,把它和“朝秦暮楚”,“朝令夕改”混淆,在书本里出现的久了,它的本意就被淡化了吧。

参考:白度百科

  这个故事原来的意义,是揭露狙公愚弄猴子的骗术,其实橡子的总数没有变,只是分配方式有所变化,猴子们就转怒为喜。那些追求名和实的理论家,总是试图区分事物的不同性质,而不知道事物本身就有同一性。最后不免像猴子一样,被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所蒙蔽。告诫人们要注重实际,防止被花言巧语所蒙骗。因为无论形式有多少种,本质只有一种。宋《二程全书·遗书·十八·伊川先生语》:“若曰圣人不使人知,岂圣人之心是后世朝三暮四之术也?”遗憾的是,后来应用这个成语的人,并不十分清楚朝三暮四的出处,把它和“朝秦暮楚”混淆了。而后者指的是战国时期,秦、楚两大强国对立,有些弱小国家一会儿倒向秦国,一会儿倒向楚国。就象十年前美苏争霸时期,有些非洲国家时而倒向美国,时而倒向苏联。朝三暮四本来与此无关,但以讹传讹,天长日久,大家也就习惯把“朝三暮四”理解为没有原则,反复无常了。
  寓言讲的道理在确实适用于当时的情况,但是用我们已经发展了千年的眼光再来看问题,可能得出的结论会大不一样,古人们没有时间成本的概念,因此觉得早上三个晚上四个和早上四个晚上三个是完全一样的。其实不然,朝三暮四和朝四暮三还是有些区别的,任何一家企业在收预付款和定金的时候都希望自己多收一些,未来要收的余款越少越好,为什么呢?因为未来是不确定的,这种不确定性会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


鸠山看来是比较亲华啊哈。

活法

搬家后(在京都买房子的事儿还没来得及好好汇报呢,等以后细细道来),接芊芊要坐巴士,然后走一条地下商业街,那里有个不小的书店,每次回来芊芊都要在那里站着翻小孩儿的书,我呢,也陪她站着翻大人的书。挺有意思的,对现在流行什么书掌握的比较快。

昨天,突然注意到最前面摆的三本书很有意思,其实早就在那里了,只是没有把这三本放在一起看。

matsuma-kayama

最左边作者是一个叫“香山(Kayama)”的精神科医生,书名是《不执着的活法~十条让你得到“普通的幸福”的法则》;右面的书是一个叫“胜间(Katsuma)”的经济评论家,书名叫《有志者事竟成~与身边的人圆梦的四种力量》;中间的是朝日新闻把两个人就在一起掐架的记录《胜间,努力就会幸福吗》。翻了翻作者的介绍以及目录,大概的能想到两本书要说什么事情,正好最近买了稻盛和夫(Inamori)的《活法~作人最重要的事》,虽然还没有读完,但已经大概知道稻盛的立意,于是想发些牢骚。

胜间是一个成功的会计师,经济评论家,近几年出了很多书,少数是关于经济的,大多数都是所谓“励志”的。成功人士出书励志似乎是一个定式,而很多书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教人要执着,如果你按照日语的“やればできる”来检索,会看到很多结果,包括诺贝尔奖的东京大学教授“小柴”等人的书。稻盛的书里也是讲一定要有强烈的渴望成功的念头,有了这个就一定会成功,没有例外。而像我一样买这些书来读的人呢,基本上都是还没有成功的普通人,如果我们看这些书到老了也还没有“成功”,是什么原因呢,按照这些作者的说法就是,一定有哪里你不够执着,没有坚持,方法不对,等等。这个世界的现实就是,写这样的书的人少,读这样书的人多,读了没成功的人也多,于是大家就想不通了,就忧郁了,就去找精神科的医生。精神科的医生发现这样的人太多了,就也出书,这样的书也不少,但指名道姓地说“不要像胜间那样活着”的就不多了,于是香山的书成了畅销书,而胜间又出书反驳,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就成了各不大不小的话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生下来就有人告诉你“追求成功”就是你人生的目的,新年的祝福都是“事业有成”,这就是现代社会的“压力”,无形地压在现代人身上,让物质已经丰富的人们的幸福感却大不如前。不禁要问,“幸福=成功”这个方程成立么?成功和幸福是在别人的眼里还是自己的心里呢?胜间说的“圆梦”圆的是什么梦?香山说的“普通的幸福”究竟有多“普通”?大声告诉父母老师“我要作个普通人”就一定要被鄙视成没出息没上进心么?在一个“白头偕老”四个字都可以让人感激涕零的时代,“事业有成”四个字的分量有多重?“安于现状”什么时候成了贬义词了,有个“安”不好么?“心甘情愿”的“甘”不是“甜”的意思么?

这两本书既然能唱对角戏就说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怀疑那清一色的成功方程式了。我们的下一代可能还早,不知道要到那一代人才会回到那超现代stress free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