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法

搬家后(在京都买房子的事儿还没来得及好好汇报呢,等以后细细道来),接芊芊要坐巴士,然后走一条地下商业街,那里有个不小的书店,每次回来芊芊都要在那里站着翻小孩儿的书,我呢,也陪她站着翻大人的书。挺有意思的,对现在流行什么书掌握的比较快。

昨天,突然注意到最前面摆的三本书很有意思,其实早就在那里了,只是没有把这三本放在一起看。

matsuma-kayama

最左边作者是一个叫“香山(Kayama)”的精神科医生,书名是《不执着的活法~十条让你得到“普通的幸福”的法则》;右面的书是一个叫“胜间(Katsuma)”的经济评论家,书名叫《有志者事竟成~与身边的人圆梦的四种力量》;中间的是朝日新闻把两个人就在一起掐架的记录《胜间,努力就会幸福吗》。翻了翻作者的介绍以及目录,大概的能想到两本书要说什么事情,正好最近买了稻盛和夫(Inamori)的《活法~作人最重要的事》,虽然还没有读完,但已经大概知道稻盛的立意,于是想发些牢骚。

胜间是一个成功的会计师,经济评论家,近几年出了很多书,少数是关于经济的,大多数都是所谓“励志”的。成功人士出书励志似乎是一个定式,而很多书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教人要执着,如果你按照日语的“やればできる”来检索,会看到很多结果,包括诺贝尔奖的东京大学教授“小柴”等人的书。稻盛的书里也是讲一定要有强烈的渴望成功的念头,有了这个就一定会成功,没有例外。而像我一样买这些书来读的人呢,基本上都是还没有成功的普通人,如果我们看这些书到老了也还没有“成功”,是什么原因呢,按照这些作者的说法就是,一定有哪里你不够执着,没有坚持,方法不对,等等。这个世界的现实就是,写这样的书的人少,读这样书的人多,读了没成功的人也多,于是大家就想不通了,就忧郁了,就去找精神科的医生。精神科的医生发现这样的人太多了,就也出书,这样的书也不少,但指名道姓地说“不要像胜间那样活着”的就不多了,于是香山的书成了畅销书,而胜间又出书反驳,再加上媒体的推波助澜,就成了各不大不小的话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生下来就有人告诉你“追求成功”就是你人生的目的,新年的祝福都是“事业有成”,这就是现代社会的“压力”,无形地压在现代人身上,让物质已经丰富的人们的幸福感却大不如前。不禁要问,“幸福=成功”这个方程成立么?成功和幸福是在别人的眼里还是自己的心里呢?胜间说的“圆梦”圆的是什么梦?香山说的“普通的幸福”究竟有多“普通”?大声告诉父母老师“我要作个普通人”就一定要被鄙视成没出息没上进心么?在一个“白头偕老”四个字都可以让人感激涕零的时代,“事业有成”四个字的分量有多重?“安于现状”什么时候成了贬义词了,有个“安”不好么?“心甘情愿”的“甘”不是“甜”的意思么?

这两本书既然能唱对角戏就说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开始怀疑那清一色的成功方程式了。我们的下一代可能还早,不知道要到那一代人才会回到那超现代stress free的生活。

没有评论: